Huntingrin
Huntingrin

短途旅行

刚刚上火车的时候,男人捏着香烟的滤嘴,在鼻前嗅来嗅去。不能吸烟的车厢让他的面孔变得扭曲。对我来说,呆在火车上的时间很短,从桂林回柳州至多不会超过三个半小时。而周围的人,包括男人在内,似乎都是从上海或者苏州一路坐过来,早已超过了不耐烦的程度。距离到南宁还有4个小时的时间,但在他们看来比之前的20多个小时更加漫长吧。
男人说,他是从上海上的车。他把香烟放回口袋,还是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他拔开眼前的刘海,眯着眼睛对着火车上的灯光一阵发呆。
不是开学和刚放假的时间,列车上学生很少,也就不再能看到玩着PSP,或者兴高采烈讨论DOTA的人。这对我来说反而舒服些,因为不玩DOTA、CF和魔兽的我,同样不能回应连怪物猎人的要求。
我坐在男人的对面,和我同坐的是由母亲、姐姐、弟弟组成的一家三口。就算我想知道爸爸在哪,也不好开口。而对面,跟男人一起的还有一个女孩和一个大叔。女孩很开朗的样子,不停的逗着小弟弟玩,虽然自称阿姨,但样子和小孩无异。当车厢里贩卖玩具的列车员经过的时候,她还用五块钱买下了一只电动陀螺。
虽然在我的印象中,陀螺都是用鞭子或者发条驱动的,但电子时代,我还算能理解这个东西的存在。陀螺转动的时候,《吉祥三宝》的歌声响起,弟弟阵阵拍手,而姐姐和妈妈安静的微笑着,倒是女孩很欢乐的和他一起大喊大叫起来,引起旁人的侧目,不过他们似乎都觉得这很有趣。
男人和大叔靠在座位上不出声,只是在女孩和弟弟蹭过去的时候偶尔搭腔。五元钱的玩具的确不太耐用,很快就没电了,弟弟一脸遗憾,而女孩似乎已经意兴阑珊,就说要出去站一会儿,把外衣留给看起来有点受凉的弟弟,离开了我的视野。
我也去了一趟厕所,回来的时候,小弟弟的妈妈和男人已经聊开了。
“我们在苏州打工的时候,和别人打架,打死了他们一个人。后来警察没有管,但还是有人来寻仇,刚好有朋友在柳州这边开了个厂,我们就过来。”
没有烟抽的男人看起来没有精神,不过说话谈吐倒是清晰。他是河南人,出生在一个小镇子。和千千万万农民工一样,跑到富裕的地区打工。他的方向是江南,其中苏州呆的时间最长。
“我们家只有四分地。”
“四分地?那真的太少了。”听到男人的话,妈妈一边哄孩子睡觉,一边感慨。
“我们家那边的人还是以跑运输为主,做生意的,种地本来也不多“男人接着说,又把香烟掏出来,在鼻前闻了闻。
“那个女孩,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那时候我已经在苏州了,然后她跑过来。”就像所有家常一样,他用平淡的语气说这些事情。“我们这些朋友也都是在网上认识的,然后在苏州,大家互相交流,看哪里的工作比较好,然后相互介绍。那个时候,基本上每个人赚到的钱都有2000到3000块钱吧。”
男人的话有一点缺乏逻辑,但是妈妈毫不介意,继续说:“哦,那已经不少了。”她试图让弟弟进入睡眠状态,但收效甚微。
“其实踏踏实实做,还可以。存钱不太可能,不过养家糊口还可以。当然也要省着才可以,要不然养家糊口也不够。”男人整理了一下头发,灯光下,我看见他手臂和前额各有一道伤疤,瞳孔中印刻生活的艰苦,领子上的油渍不知是在列车上沾上的,还是原本就没有洗干净。
女孩依然没有回来,男人继续诉说自己的故事。
“我们打架就是因为那个女孩。其实没有多大的事情,就是看一个车间的人不顺眼,然后去骂别人。被骂的那个男孩脾气也比较坏,就出口说要……”这时男人大概原本想爆粗口,但是顾忌到一旁的弟弟,于是咳了一声,改口说:“就是欺负她,然后我们都是朋友嘛,就帮她,一个朋友下手重了一点,就这样了。”
这时候男人的手机响了,一首大概很流行,但我不知道名字的歌曲。在我的iphone只用了一天不到,就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之后,他那已经伴随这趟火车行驶了快三十个小时的手机电力依然充沛到可以肆无忌惮的功放歌曲,智能手机的劣势此时暴露无遗。
电话是他在柳州的那个朋友打来的,大概是指示他在柳州的下一站,也就是来宾站下车。男人表达了一下车票只买到柳州、万一查票怎么办的疑虑,不过从结果来说,他们接受了在来宾站下车的要求。
他们只能接受。
男人放下电话,沉默了很长的时间。火车硬座的旅行很累。只是桂林到柳州的三个小时已经十分抓狂。原来我坐过从北京回来的硬座,二十四个小时,感觉从脑袋到屁股都已经麻木。从上海来的他们一定疲惫万分,或许这种疲惫不仅止于火车旅途,或许火车的劳顿只是生活的延续。
“这个女孩不愿意好好工作,到苏州一个月就出了这种事情,她在那里做装配,那里男孩很多,总来调戏她,然后她就把持不住了,其实这个社会,什么人都有。”男人显然有点困乏,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工作的地方没有其它女孩子吗?”作为一个听众,妈妈能时不时的给予反馈,这一点难能可贵。弟弟不断喊饿,姐姐为他泡了一碗面,并用矿泉水瓶压住方便面的纸盖。
“没有……就是装配那里有几个,很少的,基本没有。”男人努力回忆当时的情形:
“这女孩没有吃过苦,任性。我们过来,在苏州,我给她买了一条裙子,没穿一天就坏掉了,旁边这里开了个大口子,100多块钱。”
男人一边说一边比划。
“你看刚刚穿的那件衣服,袖子也坏了的那个,是在上海买的,70多块。像这趟来,车钱就1000多。“
“都是你出吧?”
“肯定啊,要是我不出又觉得我……唉……”男人叹口气,手自然的伸向上衣口袋里掏烟,想起了什么,又把手缩了回来。
“唉算了,把她送到这里,我还要回去,从此两散了,谁也不欠谁。”
话及此,一旁的大叔问男人要不要去车厢连接处吸烟,男人欣然应允。与此同时,列车员通告柳州快到了,我提起包,旁边的妈妈问我是不是要在柳州下车,我点点头。这时候女孩回来了,佯装要抢小弟弟的方便面,弟弟腮帮子一鼓,撒娇起来,他妈妈和姐姐都是一片笑声。不久之后男人和大叔都回来了,参与到“抢小朋友方便面”的活动中来,笑声从我们这两排座位传到了整个车厢。
下车的时候我心情很好,完全没有“邻座不是萌妹纸”的遗憾。实际上在上车的时候,身边的女生问“能不能和我朋友换个座位”我才换到这里来坐的,之后的两个多小时,我仿佛游历了苏州、上海和河南。我知道了苏州的宫保鸡丁很不错,也知道了河南的某个小镇大家都以跑运输为生。
停电的夜里,漫天繁星飞舞。宇宙间触碰不到的事物不计其数,然而我仍然伸出手,试图捕获它们闪闪发亮的一瞬。
mark
东猪写的不错,有感觉。2011-11-28 02:5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