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oonER
iMoonER

寒江独钓,一捋愁丝千万缕

寒雪夜,独自撑一柄长篙,在水中漫不经心的摇曳着,不知它要划去何方?任乌篷无方向的向前摆渡,只知道,是在流浪,流浪于他乡,宛如屋檐上冒的烟,对烟囱说再见,这一去就是永远。

天空中,多少错落的飞雪纷飞,飘洒在了江心中摇晃的乌篷,刹那,凉意微生,任多少锦帽衾裘,欲加在身,也温暖不了一颗易冷的心。

静静地看着天,却不知天有多远?举目放眼四望,那漫天寒星,伴一轮古月。月斜在江上,似乎要凋谢,倒影在那冰冷湖面上,于碧波的冲击下,然而画面已不堪
了。天边那被寒烟萦绕的云层,飞雪落下了几点,点破了,那静似一枚明镜的湖面,划出了一道道不完美的弧线。

一个人的感觉,是如此的淡雅,一壶陈年的老酒,一直盘腰间,一柄鱼竿,也一直放在身旁,已有好多年了。蓦然回首时,岁月老了几多岁呢?任岁月匆匆,剥落了多少红妆?带走了多少流年的美梦?都已成为历史的尘埃,成为了过往,最后只是剩下了一声声轻叹。

尘世浮华的喧闹,把那谁的回忆都沉淀在了湖底,太难去追忆,只能暂且积压心底。今宵夜,只剩一个人,守候乌篷船,寒风紧锁,心也早,被飘雪冰冻。远处谁把那一曲离殇轻唱?让人魂牵梦萦。摇荡起了粼粼的波光,景虽佳,却也能成伤,不知不觉,眼眶的泪在荡漾了。拭泪轻叹,爱,又何妨,到头终须空一场。

此夜的月,有点寒,白月光照上了孤舟,斜印着,那孤单的瘦影,何人静静的为爱守候?都让那清霜漫上了白首。回想过去,多少往事,今夕也如烟的走,昨夜残梦,却还在游弋渡口,谁残留的温柔?徘徊在这片沙洲,久经都挥之不去。

举目江上,愁了人肠,相之作伴的孤舟。举杯敬之,任凭杯中美酒印月光,前梦也是如此悲伤。感言飞雪如这份爱,已飘向他乡,渐行渐远。

独望寒江,心也苍凉,繁华都已不再了,我再一次独钓寒江,一捋愁丝千万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