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urblu
imurblu

“很多次争执里,我总去通过你低顺的眉眼和主动的妥协,猜测你对我有多深的爱意。有时甚至还会用冷战来试探你的表现,从中获得被爱被无限宽容的满足。但我总是没能去设身处地想象你的尴尬和痛苦,当我依然洋洋自得说着我爱你。睡前自责一记,爱自己不是坏事,但不要折磨他人。晚安。”// 貌似我完全相反呢。无论怎么做都猜测不了爱意,最后落得自己尴尬和痛苦。还要装作没事人一般。最后当事者甚至不知道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不知道我的心一直在经历这样的波动不得安稳。然后还要为对方找一千一万个借口理由说服自己。睡前自责一记,爱别人不是坏事,但不要折磨自己。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