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eqt
iqeqt

       现在,旁边樟树的叶子失去了光泽,星星点点地点缀着枫一样的红。水泥地上,围了树身一圈的落叶,只能悄悄等候扫帚刷地的沙沙声,像初秋的风,预示消亡。没有爽朗明净的天空,也没有南去的大雁,但是多了一层灰,少了几滴雨,身边的车缓缓驶过,也卷走一两丝叹息!
      
       这条上下课的小道,每天都要走四遍,混凝的石板,呓语一般的人声,躲过急雨的细碎脚步…… 能看到四季的更迭的,只有两边静默的小树和两道沉默的铁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