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el
jwel

完成

跨出第一步很难,我更害怕的是前后落差产生的失落感。做想做的事情真的是对的么?做想做的事情才会幸福么?做想做的事情才有价值么?有时候真的在想法律是什么……是非怎么分辨……善恶如何划定,很可笑,我又不是哲学家为什么要想到银河宇宙去。
从一个懵懂的少女变成一个懵懂的大妈,从一个深渊患者变成一个表面奴隶,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囿于昼夜厨房与爱,我选择了也错过了。如果那个许多人有的叫选择恐惧症,那我得的一定叫选择失落症……既然这个情节无法规划,结局也不能设定,为什么不能任性一次让我去完成。至少作为有感情的动物,愤怒快乐这些真实的情绪难道不是更让人感到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