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
kara

星空

那些经过的经过,那些怀念的伤感,那些孤独的悲凉,最后的最后,都化为每一夜你眼里广阔的星空。


【八岁】

第一次不想回家。

第一次想要逃离的地方。

你装作无所谓,打电话给好朋友约她一起去公园,什么“今晚没事,父母同意出去啦”之类的借口都只是借口,因为你只是不想面对那个空无一人的家。

小小的公园,从一边走到另一边只需300步的距离,玩了不知多少遍甚至都有些乏味的体育器材,你磨磨蹭蹭地拖着朋友赖到最后,“多呆一会吧”,“再陪我玩一会儿吧”,公园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你也丝毫没有想要回家的意思。因为只有你知道,离开这里的结果就是像之前一样,独自守着那个家。

最后你终于玩累了,拉着她一起躺在石椅上,冰凉的感觉刺透了你的皮肤,可你心里早就没有知觉了。你们开始闲聊起来,说说学校里有哪个小男生最近不小心招惹到你了,说说某某某其实并不怎么样,说说你将来的梦想,说说今夜的星空其实很美。当你好不容易说完一大段话之后,才恍然间发现,朋友早就离开了,这张长石椅上只剩下了你。你吸了吸鼻子,说了句“没什么”,然后接着倒下,在公园里呆了一整夜。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离开了,只有头顶上的星辰还看着孤独的你。可是最后起雾了,就连星星都看不见了,你一直哭到天亮。第二天回家拿书包,发现家里什么都没有变,于是继续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去楼下取牛奶,和隔壁买菜回来的大妈打招呼,寒暄几句后跑着去上学。


【十四岁】

你在市里有名的重点中学读书,你以为你的人生慢慢地好起来,正向着预先设想的一样步入正轨。可是你怎么也没想到,父母要离婚的这件大事给了你当头一棒。

之前的你似乎已经发现了某种征兆,毕竟公开播放的八点档中国式电视剧不能保证每个正在生长发育的敏感青春期孩子可以自觉屏蔽。所以在那种征兆出现时,你就已经直接联想到了结局。只是你不愿相信,也不肯相信,一遍又一遍地进行自我安慰,“不可能”,“骗人”,“一定不会是这样子的”。但是,不一定每一次的祈祷都是有效的。从关在门后的低声交谈到摆在明面上的大吵大闹,愈演愈烈的家变落入俗套,你想要改变些什么,可你只是个孩子。

你哭过,你哀求过,你争取过,可是没人给你机会。他们说你小,你不懂,大人的事你不要管,可只有你知道,你已经不小了,许多人世间的纠葛你早就通过电视窗看得明明白白。所以你努力的劝说,希望让他们和好如初,因为你知道破碎家庭的悲哀。但是拖拖拉拉的折腾和学习压力的繁重使你再也绷不住了,所以你放弃了,那个最重要的东西。

初二升初三,最关键的一年,最关键的一次期末考试,只要考入年级前100名,就能够进入实验班,然后不用中考顺利升入高中学习。可当你拿着分数单的时候,就明白这种机会此生再也不可能有第二次了。

那天晚上,你在临时住的小屋里哭了很久,不敢打电话给任何人,因为诉说只是一个人的事,旁观者永远都不能体会当事人的感情。结果你哭着哭着就到了凌晨,2点十分的街道上灯火通明,但是空无一人,你突然想出去走走,所以穿好大衣下了楼。冷风吹过,挂得脸颊生疼,你就这么顶着风在这条街道上来回走着。先是慢慢的走,然后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拼尽全力飞奔起来。不知跑了多少圈,脸上的泪痕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最后脱力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眨干眼睛后,上面是冬季夜空里高高的星辰。你就这样望着星星发呆,裹紧大衣缩成一团直到天亮。

这之后,有个野兽在你心里开始滋长,你把它关了起来,可是它拼命抓挠墙壁的声音磨得你头脑发涨,所以,某些时刻你把它放了出来,却每一次都伤得自己血肉模糊。有时候你也想过要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当你收拾好东西之后才发现,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这里,你再也不能去任何地方了。因为,这里有一些东西,你永远都割舍不下。


【十九岁】

你和朋友们去电影院观看《星空》。整个过程中她们在一边小声交谈,认为这部片子并没有宣传的那么好,平淡无味,达不到催泪的效果。

可是你哭了,从电影开始后没多久你就哭了。一直哭到电影结束,听着五月天的《星空》时,你一直压抑的眼泪终于绷不住了,开始抽泣起来,直到电影散场。出了影院后,你还在哭,一直走了很远已后,才能把眼泪控制在眼角。

电影里的小美在遇到挫折时有小杰和星空陪伴着,可是只有你知道,在那些年最艰难的时光里,永远陪伴着你的,只有当时最绚烂、最寂寞的星空。
wxil
wxil苍月月月儿(づ ̄ ³ ̄)づ哇,写得很棒≧△≦稀饭~2012-01-26 06:1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