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
kara

昨天晚上我梦到你了。

忘了是怎样开始的,但当我察觉时,你已经出现在了我的梦中。


后来我在梦里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发现打破我们之间冰封这么长时间关系的居然是自己。貌似是我先给你发了一条短信,而且在梦中我还亲自检查了一下手机,白色屏幕上清楚明晰的印着我早就想对你说的话,“我想见你,就现在,到XXX来。”

虽然我知道那是在梦中,可我依然觉得脸红。当我踌躇着是不是转身立即逃离现场的时候,你已经走过来拉起了我的手,开始跟我谈天说地。表情和语气丝毫没有扭捏之态,仿佛横跨在我们之间这几年荒废掉的光阴已经一去不返,就好像瞬间蒸发一样。我知道那是你在暗示我,说明我们依然还是好朋友。


我跟你躺在一间巨大的白色屋子里,只有我们彼此能看出对方的颜色,剩下的是茫茫一片的白色雪原。我和你手挽着手,肩靠着肩,一如多年前的姿势一般。你伸出另一只手在天空中兴奋地比划着,这些年你经历过什么、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随着你的讲述,那些无形的东西在你挥动的指尖跳跃着、闪耀着。然后你好像有点累了,终于侧过脸看向我,我看见有滴泪水划过你的眼角,你的嘴唇上下开合,即使没有出声,但我依然能清晰的分辨出你的唇语。你说,“能再见到你真好啊。”

然后,我也哭了。


那一刻,我觉得什么天地洪荒、万物生灵、红尘滚滚都不过如此,曾经你和我之间深如千尺的冰原,就算全部化作水都不如一滴眼泪。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好想记不清了。我只知道当我们躺在地上追溯前尘往事的时候,高高的屋顶崩塌了下来,地面开始摇晃,有人冲了进来喊了声“2012”,之后就没影了。如果我能早一点知道这个艺术性的转折的话,我也许会让自己的脑细胞换一个更为实际点的词,比如地震或者海啸,再或者火山喷发。总之,只要不是世界末日就好,我们好不容易才刚刚合好的,我不要就这样跟你生离。其他的情况我们也许还能一起活下来,可是要是世界末日的话,就连一点点奢求的希望都没有了。

我不要。

坚决不要。


所以,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在屋顶完全崩塌以前把你推了出去。当然,我也没让自己伤着,只不过屋顶和墙壁之间狭隘的三角空间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知道这次自己可能会死,但是我发誓,在屋顶塌下来的那一刻,我首先想到的是你不能死,然后才是我们一起活。

你从缝隙中伸过手抓住了我的胳膊,你说你不走,你说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了,你说你要救我出去,你说我们会一起活下去。你在墙的另一面大哭,哭得我的眼泪也跟着往下掉。

“……什么嘛,这么舍不得我为什么当初还要抛弃我?……”

“……为什么不早点来见我?……”

“……为什么非要等到世界末日你才来?……”

“……你太坏了……”

“……你一定是预谋好的吧?……”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舍不得你了?……”

“……你一定早就知道了。”

我哭得稀里哗啦,拼命把你往外推。你抓着我胳膊的手指紧紧地掐着我的皮肤,那种用力的程度即使是在梦里我也能深切的体会到。

然后,我们又开始僵持了。

然后的然后,我突然意识到这只是个梦,所有的一切都并不是真的。

再然后,我醒了。刚刚那个梦中残酷的画面变成了吊挂在屋顶的水晶灯,梦是完结了,可我清楚的是,自己是真的哭了呢。


不甘,难过,舍不得。

以往几年的置气与伪装,终抵不过你的一夜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