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wong
karawong

思慧妈妈走的时候,我隔着模糊的意识目送她,觉得沧桑了许多……两年零一个月,转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