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wong
karawong

虽然昨晚音乐欣赏课教授戏谑我们都没有在阳台看日出的情致,但我今天站在阳台边,手捧桂圆红糖水,完全是受“空山新雨后”的引诱。七楼,可以很容易看到树冠——树的头顶。仔细盯了立在树冠上的远处的黑白鸟一会儿,又想起梅兰芳先生苦练“秋波”的故事,我的那双小眼睛怕是不行了。离我最近的那颗树,最先“知秋”,叶子都红了,风一吹,会有流水声。有好几次临睡前,树叶稀稀疏疏发出声响,我们都以为在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