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nui
karinui

我也不知道该和谁,该说些什么,什么也没有,说来说去统统都是被动地应付,醒着全是折磨,梦里也难过。就是这里写的也是假话吧,真个不如死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