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rorocici
kerorocici

fairwell

在我吃着很尼玛辣的酸辣粉的时候,以前的部门总监给我打电话了,呛得狂咳不止,然后他老人家告诉我他的即将离职,约个饭什么的,很感慨,想念他以前对我像干女儿一样,突然收到这样的电话,姐无助的像个小傻逼fair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