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hui
keshui

写了一篇好长好长的文,如同做了一个极为漫长的梦。倘若这是个梦,我不会说我愿沉醉其中不愿醒来,而只想说这是梦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