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eremal
kyeremal

我觉得我忍你忍了很久了。但我忍的是你吗?大概不是。我忍的不是你,我忍的,是对你的怒。我忍的是我自己。自己怒,然后自己忍,然后你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就是徒劳无功的累,因为是自己在为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