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or
lalor

今晚回寝室较早,琢磨着把衣服拿去下面洗。但已经十点半了,楼管阿姨应该已经睡了,只有下面的自助洗衣机。可是自助洗衣机要投硬币,找,找了半天没有,借,寝室借个遍还是没有。于是我做了个艰难的决定——哥自己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