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dsbeauty
leadsbeauty

逃避

在楼下遇到一亲戚,淮安话曰“大妈”我爸爸的哥哥的老婆。我再不打算说淮安话,用普通话无法叫出口。因为听上去有点像骂人的,我怕尴尬。

彼时,我正和我弟抢零食,两人相持着。购物袋被按在地上,我低着头用手捂着袋口。

弟顺口叫了声,她没回应,匀速走着。快走过去的时候,弟说“又没叫人是不是?”

我不打算说话。我已经习惯在这种时候沉默。其实所谓的亲戚们也习惯了。

“她认不得我,”她说“上海人”她在讽刺我。

我一阵恶心。心情有点难过,有点生气,有点不爽,有点愧疚,有点无所谓,五味杂陈。不过始终,我感觉自己果然还是不喜欢这群亲戚。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