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g
Leong

天空开始晴朗,心忽然透凉。 才发现,我们唯一算是情侣的东西,是那对水笔。 不经意的拿起,突然觉得好重,是心情,是思念。 上面的字迹想回忆一样清晰 “i love you when fell in love with you, we were very appy” 很小心,生怕自己抹掉些许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