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nghua
lianghua

金钥匙

光阴似箭,一转眼,玉明已经十一岁了。
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他看到一群小男孩,每人手里拿几块石头,正在向着一个地方投掷。
玉明好奇地跑过去一看,原来这帮孩子正在用石头砸一只受伤的猫。
可怜的猫伤得很重,已经不能动了,只是在被石头打到时,发出令人心悸的惨叫。
玉明的心揪了起来,他上前想阻止这群孩子的恶作剧,可这对正在兴头上的孩子们来说根本没有作用。情急之下,他冲过去,抱起受伤的猫撒腿就跑。
眼见猫被抢走了,这群孩子一边追赶,一边把手里的石头扔向玉明。追逐中,玉明身上挨了好几下,有一块石头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脚上,他一下子栽倒在地,这群孩子一窝蜂地围上来对他一阵拳打脚踢,嘴里还骂着:“这只死猫是你爷爷还是你奶奶?”
混乱中有一脚正踢在了玉明的脸上,鲜血从他的鼻子里喷涌而出,头“嗡嗡”直响。但是,他还是紧紧抱住那只受伤的猫不放。
一个孩子扑上来抢夺,玉明赶紧蜷曲起身体保护怀中的猫,那孩子抡起石头就要往下砸,无助的玉明赶紧闭上了眼睛……
忽然传来一声厉喝:“住手!”
玉明睁开眼,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一把抓住那个孩子的手, 夺过石头,在自己的手里用力一抓,那块青色的鹅卵石顿时变得粉碎。
这一幕,让那几个孩子和玉明都看得目瞪口呆。
等玉明回过神,这帮孩子已经一哄而散,没了踪影。
老人把玉明扶起来,帮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说:“走吧,跟我回家!”
原来,老人是玉明邻居家刚刚到来的客人,确切地说,他是邻居家的亲戚,是一位特别而且高贵的来客。
玉明跟着老人到了邻居家,只是在院子里稍加清洗,他的心里还是惦记着被打伤的猫。
走进屋里,只见老人正在逗那只猫。
奇怪的是,眼前这只活蹦乱跳的猫,根本不像是刚刚受过伤的样子。而且,它的身上也找不到任何受伤的痕迹,就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正俏皮地与老人玩耍着。
玉明对老人说:“爷爷,这猫不是伤得很重吗?”
老人说:“没事儿,已经好了。”
原本就感觉这位慈祥的老人是那么熟悉和亲切的玉明,更觉得不可思议了:“今天是不是遇到了神仙?”
回到家后,玉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深夜,白天发生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可是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两只眼睛盯着天花板,看着看着,曾在玉明“昏睡”时把他送回家的那位白须白发、穿着宽大白袍、手杖上拴着葫芦的长者又在眼前出现了。
这一次,老人的身边,多了个小孩,那个小孩竟然是玉明自己!
“这位长者不就是救了我和猫的那位老人吗?”玉明自言自语着。他恍然大悟,激动万分,再也睡不着了!干脆从床上爬起来,在屋里来回转圈,急切地等待着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玉明就去邻居家拜见老人。
他跪在老人面前:“师父啊,请您收下我做徒弟吧。”
老人慈祥地说:“小小年纪,你想学什么呀?”
玉明说:“学武功。”
其实,玉明回答的“学武功”,只是顺口说出的,他也不知自己想学什么,只是有强烈的拜师念头。
老人说:“不行不行,我收徒弟是很严格的,怕你做不到。”
玉明说:“我一定能。你说什么我都能做到!”
老人说:“好吧,你这孩子很有善心。但是,你要供我吃,供我花。我饭量大,能喝酒。怎么样啊?”
玉明一听,丝毫也没有犹豫,就一口答应。
师父就这样收下了他。他就是玉明的根本师父——仁祖师。
玉明把这事告诉父母后,全家人都替他高兴。
父亲把珍藏的几瓶好酒拿出来,又买了两袋面粉,带上两瓶食油,带着他一起去拜见祖师。
在那个年代,供养祖师的花费,对玉明一家而言,无疑是一种很大的压力,但是,家人还是很高兴,为孩子能得遇这样一位高师,而心甘情愿地吃苦。
上师讲到这儿时,对我们几个在场的弟子说:“也许你们觉得仁祖师对我所提的条件并不高,但在当时供养祖师一个人的生活费用,占去了接近于全家生活费的一半。”
上师还说:“或许你们都觉得我很幸运,也确实如此,不过,每个人在自己的一生中都有幸运的机遇,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把握得好。
“有时一件小小的善事,能起到良性‘催化剂’的作用,既能改变事物的质和量,也能改变你原来的人生轨道。如果明确地做了一件善事,并看到这件善事有着
明显效果的时候,此善事就起到了良性‘催化剂’的作用,就能改善人的处境,甚至是改变人的一生。这也叫机缘,良性的‘机缘’。”
“良性的‘机缘’就好比生命过程中的‘幸运出口’,当你在茫茫的人生‘迷宫’中久久徘徊的时候,有这样一件事情发生了,可能这个事件正是考验你的关
键,此时你用善意指挥行为,那么,你就得到了一把打开幸运之门的‘金钥匙’。其实,善小功不小。反之,如果心存恶念来对待此事,这就会成为引发你不幸的
‘导火线’,随之而来的将是人生的痛苦、烦恼和坎坷。”
“这只猫就是我的机缘。救猫的行为,成了我打开幸运之门的‘金钥匙’。”-----<<袈裟>>
sEsaMe
sEsaMe❤似乎明白了什么..2011-09-04 02:5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