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nghua
lianghua

火與月光

聖火

跟隨仁祖師練功後,玉明的身體壯實多了,原來的病狀也慢慢減輕。可是這天下午,他突然全身發冷,頭昏眼花,坐臥不安。

母親看著他難受的樣子,十分擔心,立即沖了碗薑水,讓他趁熱喝下。喝了薑水後,玉明出了一身大汗,然後一覺睡去。醒來時,已是午夜。他突然看到在他眼前的牆壁上,一個白色的、鳥一樣的東西飛過,向著平時他練功的方向飛去……玉明好像有所領悟。

他一骨碌爬起來,穿好衣服,立即趕到練功場,在那兒開始長坐。

坐了一段時間,周圍冷風颼颼,逼人的寒氣直透骨髓,他禁不住牙齒打顫,全身發抖:「怎麼這麼冷?」

凍得實在受不了,他開始有點動搖,真想馬上逃回家去。正在猶豫之間,那個神秘的聲音又出現了:「把你身體的爐子燒起來,燒紅燒透。」

聽到聲音,玉明躁動的心馬上靜下來,開始照著做。他立刻感到自己的腹內,有一個燃燒的紅火球,身體就是爐膛。什麼五臟六腑,不管它,統統燒掉。

不多時,有一種焦糊的味道開始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他也不管,還是一味地燒啊燒。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那個神秘的聲音又說道:「大火變小火,大球變小球,由下到上。」他還是照著提示做。腹內的大火球變成鴿子蛋大的晶亮的小球,從下腹部上升到頭頂,眼前頓時如被明燈照亮……

收功後,焦糊味更甚了。玉明在身上嗅來嗅去,覺得是衣服燒焦的味道。他解開衣服查看,驚訝地發現,身上穿的貼身內衣靠近腹部的部分已經燒成焦黃,用手
一抓,都成了碎片當時,他還真有些可惜他的衣服。

聽上師講述這段火的經歷時,我看到有火光在他的身體和周圍燃燒著,非常真切。
我一邊聽講,一邊看著這奇特的火光思索:這火光是一種什麼樣的能量?為什麼現在火光還能出現?難道在聽上師講述時,又溝通了這種能量?

趁中間休息,我問上師:「請問上師,您在講述這段火的經歷時,我看到有火在您身上燃燒,我想這可能是溝通了一種能量。如果把這個故事寫到書裡,讀這本書的人是否也能感受到這種能量?」

「能,只要他認真體會。」

「太好了!我在這裡先替大家謝謝上師。」說完我向上師深深地禮拜。

上師說:「你能夠心想大眾,為他們求法,你的功德將是無量的。」

那天晚上,離開上師時,已經是凌晨兩點多鐘。

當我走過較暗的路段時,卻發現凡是我所望到的地方都亮起來,非常清晰,彷彿被火光照到了一樣。

此後,火光陪伴我有七、八天之久。那些天裡,一到夜晚,我就專找沒有燈光的地方去散步,體會這種特別火光的美妙。

月光

自從玉明修鍊「火功」後,他禪坐的那塊土地,逐漸變成了一個白色的、直徑約三米的圓形區域。而附近的土地,卻不是這種顏色。

他仔細琢磨,發現這種顏色的變化,絕非人力造成的。

這塊圓形的土地既像一個蒲團,又像純淨的月光照在那裡。

十多年後,當玉明離開這裡時,特地去看望那塊土地。

遠遠地,那片「月光」就已經映入了眼簾:依舊是那片白色的土地,白色的「圓」特別醒目,還是那樣潔白柔和。

玉明伸出雙手撫摸它,淚水不由自主地往上湧……

祖師傳授他如此高尚之法、深奧之禪,卻隻字未提過「禪」、「佛」一類的字眼。祖師是把佛法的精華與禪機,都融合在這片清淨的「月光」裡傳給了他,讓他如滿月一樣圓滿、祥和、明亮,能夠照亮那些黑夜中孤獨的心靈。

現在,每當上師回憶起這段往事時,心裡還流淌著如柔和月光般的喜悅。

他非常懷念那段特殊的日子,懷念那片溫柔的「月光」。

而我,在離開上師的那段日子裡,每當思念湧上心頭時,也總喜歡遙望夜空,把滿腹的思念和祝福講給月亮聽。

我知道那就是上師,他一定能聽到。

我也真的看到上師在月亮上,向我點頭、微笑。

每每此時,我心中便會被暖意和力量重新充盈。

玉明對月光充滿柔情,最初還有一個截然不同的原因。三歲那年,父親帶著兄長和姐姐星夜逃荒,正是八月十五的月明之夜。兩年多後,他們又在一個月圓之夜返回家鄉。在這寂寞苦難的兩年間,每當月明星稀的夜晚,玉明常趴在窗邊等待親人歸來,也總是看到一隻發著幽光的、神秘的小白兔從屋後跑出來,在眼前一晃就遠去了。玉明也曾約小伙伴們一起來等過這隻兔子,但是,只要人一多,這隻兔子就不會再出來了。

說起與小動物的緣,玉明那時半夜常常看見有雙綠幽幽的眼睛趴在窗口,他還見過猞猁、獾和狐狸。在那個自然動物所剩無幾的年代,這種情況真是罕見。火與月光火與月光火與月光火與月光火與月光火與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