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nghua
lianghua

拔釘子的故事。我在網絡上看到一個故事,一個父親教育兒子,我覺得挺有啟發的,與我們的行為確實有關係。兒子脾氣特別暴躁,父親很有修養,這個父親過去也是個暴躁的人,但是因為脾氣暴躁自己得到了很多教訓,承受過很多打擊,知道自己這種脾氣造成的壞結果。那麼有一天,兒子心情比較平靜比較舒暢的時候,父親就說:「兒子,你今天沒發脾氣還真不錯呢,我告訴你一個方法,你如果再發脾氣,你看咱們家有那籬笆牆,那木頭上你就給它釘上一個釘子。你發脾氣那麼多,你知道你傷害多少人嗎?爸媽每天都接受著你暴風雨的轟擊,多痛苦啊!」「沒有啊,我很正常啊,我沒有發火啊。」他發完不知道的,很多人在說話的時候傷害了別人,常常自己不知道。結果一星期下來釘了好多釘子,他還是改不了,但是記住一個囑咐,那就是發一次火就釘一個,這幾個月以來那籬笆牆全是釘子了,他覺得「是啊,原來我發這麼多火啊!」這就是說將自己的行為用一個形象來看到,來記錄,回頭一看他覺得可怕。但是平時我們發火要不釘個釘子不作個記號,就覺得好像我沒有發過火一樣,好像過去的千百次的發火才是一次發火啊,因為對你來說是一個習慣性發火,習慣就容易淡忘。那麼他覺得「發火真的不好,父親,我怎麼改呢?」「這樣,如果你一天有時候發三次火,那麼就釘三次釘子。你要三天不發火,你才能拔掉一顆釘子。」為什麼這樣不平衡呢?因為發火造成的傷害和三天不發火相比的話,實際上是一種不平衡的,也就是它的後遺症很大,所以三天不發火才能拔掉一顆。那他也就想方設法,一開始不發火真是不適應啊,畢竟還在努力做,好長時間了,他幾個月釘上的釘子三四年才拔光,因為很難拔光的啊,因為常常忍不住還要發啊。等拔光了之後,告訴父親:「怎麼樣父親,我拔光了,我進步了吧?」「是,你真的進步了,兒子。你真的相當不錯,你比我過去改得還快,我過去改這脾氣花了十年時間啊,你幾年就提前完成了改變性格的這項工作,很了不起。」「那總沒問題了吧?過去的朋友應該對我好。」「不可能的呀,兒子,請你看看,你拔掉的釘子正面還有什麼?釘子眼兒,那個小洞洞都在那兒密密麻麻,也就是傷害成了現實就不可能癒合,如果癒合了還有個疤痕呀,這個疤痕是永久的。」兒子有什麼感覺我不知道,我覺得深受感動啊,原來其實對人一旦形成了傷害就很難癒合這個傷口,錯誤再彌補是很難的。但是畢竟我們知錯了那是非常幸運的事情,難的是不知錯。——金菩提禅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