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nghua
lianghua

什么是缘

我们说要广度一切有缘人。今天就有人问:什么是“有缘”?什么是“无缘”呢?其实这个话题也挺朦胧的,是一个哲学概念。
通常来说这个“缘”它会用在婚姻上、工作上等等人生几个大的方面。这个缘的感觉呢,有时候算命先生说得准的时候,你这个人适合于干什么什么行业,最终的结
果可能就是这样。既有天生的部分,也有里头人为的去制造的部分,还有我自己喜好的部分。但是这个结果都统称为“缘”。你们两个见面,现代的名词叫什么来
着?说这两个人一见面就“来电”,就有电了!两个眼睛直放电:滋——,产生电的火花,就“来电”了!(众笑)这种,统称为俩人之间有一种情缘,这是每个人
都有的。这种情缘有的是这一生里就有若干次,但是国家法律一夫一妻制,你结了婚之后再爱上别人,来电也白来!(众笑)多半的时候算违法——就是不违国法也
会违自己的家法;要不就违心里之法,会觉得内疚!但事实上这些都是一种“缘”。这个“缘”是我们嘴巴说不清楚的。
按照中国二十四节气,比如说“大寒”,中国农历上“大寒”这一天的时候,天气会如何啊?还有清明,你看古人讲的“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小牛欲断魂”,(众
笑)这是多么精彩啊!它虽然是一种诗情画意,但讲的是这个季节——每一个季节所发生的必然的现象,我们也可以把它称为“缘”。那么用季节来表现大家的缘
份,人与人之间的人际关系的缘份,就比较形象一些。说大寒这一天是因为地球和太阳之间、和月亮之间处于什么角度——它这个角度与天气的变化有什么关系
呀?!事实上,这一切,也就是说我们感受到的从大寒这一天所开始的信息,是由多种的因素促成的。你们两个的有缘,也是叫做“若干条信息的聚合”,才使得你
们两个眼睛一碰——来电了!这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这可对上号了!你说这个世间有多少人吧?有的人从东半球跑到西半球,嫁个老外,也配上了!这就是“缘”
啊!这是你的生命的信息之中,就有了这一份的结合。这个“缘”用一个确切的定义是很难说的,缘就是缘。
有人把“缘”分析得更深,那就是“缘分”。“分”是说“缘”不是一个圆满,而是有分量的、有级别的、有一个量级的。说最圆满的缘,用一百分就是一百。为什
么分成“分”呢?可能百分之十,十分之一份那就是;还有一百分之一份——那你们俩白来电了,一个月之后就废了,没电了,不知道什么原因,那就是百分之一
份。还有千分之一份!经常来电、经常来电,来完就拉倒了也就!没什么结果!光播种、无收获!所以还有一位诗人就说:缘份是千年的等待!说有一天有一个人走
路,一脚踢到个石头上,就骂那个石头。这石头一看旁边没人,就开口说话了:“你还骂我啊?亲爱的,我在这里等了你一千年了!”
“哦!这真是啊!你等我一千年干什么呀?你现在只是一个石头啊!”
“我告诉你呀,我是要帐的!”
还以为等一千年是一种情缘呢!结果是欠了钱,人家来要帐的。
这些故事听起来很可笑,但是它有寓意在里头。所以当组成了这个缘分的时候,有多种的因素,而不是唯一的一个因素。至于“分”就是“缘”有了量上的差别。
比如我见了个弟子,说:“咱俩挺有缘分的啊,你好好修,将来说不定能成个什么东西呢!”
那位说:“成什么呢?”
我说:“修好了成唐僧,修不好成毛驴呗!”——这个是有多种选择的。虽然有缘教你,但是变成什么东西,完全靠自己努力!那个部分,这个“分”的部分,是靠自己来制造的。
有人说:度人通常拣那方便度的去度——我是水啊,我就拣着软的地方走、偏的地方走、低的地方走,所以我度的都是方便度化的人;也有人说:拣那难的去度——
有的人天生就是金刚钻,看见硬的就愿意去钻它,看见软的反而觉得没意思。这是你的天性,你天生就是金刚钻之缘,天生就和硬家伙有缘。所以这些缘有很多差别
的,它很难说清楚,我们只能说:这个缘份不是空穴来风,是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下,具足了数不清的条件才形成了这个缘。
对于缘的概念,我觉得就象今天风吹过来一样——风吹过了,那就吹吧,我不会企图把这个风捉住,不会的。擦肩而过,最多就是衣襟漂浮而已。它不可能说飘浮起
来了,衣襟就总是在那漂浮着,不可能的!风过而落,就拉倒了。我们不会去执著于风吹过衣襟的那一刹那,就永远让它保持着,不可能的。所以这个“缘”是一种
自然的感受。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就不会去死执著于这个“缘”。
所以我们今天去传法度人的时候,是向大众去播撒广泛的善缘,但不执于一个死缘。我们没有时间去等待着,我们这么多人、这么多努力、这么多心血,不会等待着
一个人:“来修吧!”结果三年之后,“好吧,我来吧!”——我们不会等待,这是我们现在度人的一个原则。人和人之间的这个缘,是由千头万绪、千丝万缕组成
的。比如说觉真,她的缘——在没来可以称为病人,如果不是缘怎么跑这儿来了呢?实际上这个病不是病,是一个缘分,这里还有更大的事儿等着她。
有本书里头,描述过这样一件事情,有一个姑娘,她前世和一个小伙子相爱。但是这个小伙子家里贫穷,最后他们这个爱情,就被这个姑娘的父亲制止了。他们分手
的时候,就说:今世不能在一起,就是死了投胎,下世也要做夫妻。因为这种真实的情意、他们两个之间的这种来电,而下决心,订下来世的盟约。
死了就各自投胎,这个女孩子投胎到一个富贵人家,过去小孩结婚早,通常小姑娘十二、三岁就开始嫁人了,没嫁人也许好主了。这个姑娘没人要,生下来那张脸半
边都是大红的胎记,所以长到十六岁还没人要她;这小伙子呢就口吃,说话说不出来,所以也一直未娶。但是他满腹经纶、聪明绝伦,等一考上了状元,也能说话
了,给他派到开封府。
到了开封府之后,这个姑娘就在开封府这个城市里头,她家是大户,有一天,就请新到任的知府到她家来做客,这个姑娘见到这个小伙子——在门缝里悄悄看,看了
之后说:“我非他不嫁!”绝对来电了。最后弄得老爷们没办法了,就找人去给这个新到任的知府大人去说说。可是跟这个知府一说,知府说:“那我见见这个人
吧!”一见了之后,说:“我就喜欢这样儿的!”他们就结合了。
当我们现在把这个故事还原之后,就是一个前世和今生。当然有很多人的缘分呢,是前世的事情你忘了,今世的事情你只是在一个感觉里头,说不清楚。这种说不清楚但是又很来电的这个感觉,就是若干种信息、必然的原因造成的现象,这就是缘!
所以并不是说每一个“缘”都是圆满的,是有“缘分”的!是有分量上的差别的!所以给大家粗略的讲一下这个“缘”。
也许讲完之后你会觉得更朦胧了,但是它本身就象山沟里的迷雾一样,是一种朦胧的美。我们只知道挺朦胧就行了,如果按数学的方程式去计算它,你就会痛苦地找
不到那层朦胧的迷雾之美!所以很多的缘,不要执着地去一定要搞得清清楚楚,用艺术的、欣赏的眼光去看待它,可能会让我们心里更美好。
天下的事情,很多不可以执著于去说死它。那我们把迷雾细解的话,它可能是属于水的部分,水把它解剖之后,难道水就是水吗?水可能就不是水了!所以好多事情是这样,别把它做成一个死的定义。这样的“缘”,才可能是“圆满”的。―――-金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