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hao
lihao

我穿过蓝色的长街,知了咦咦呜呜的不停。 尽力的放慢步伐,好让时间走得更慢一些。 僵硬的四肢疲惫而又麻木,回忆着我们的故事, 我犹如濒死的老人。 这是我走过最长的路,路的尽头是你对我的宣判。 是留或死,我都不太愿意见到答案, 这样我就可以假装你还在我身边,假装这一切都并未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