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le
linle

关于大学的朋友

还在坚持跑步,还在坚持定时看书,还在坚持写考研日记,还在坚持上豆瓣、优米和饭否、还在坚持尝试写散文、诗歌,还在坚持……

我的成长的历程总是这样,前半程蹉跎不堪,后半程疲惫要死,如何转变就是定规则然后去坚持。当有人问我为什么总是要叫阿呆和我一起跑步,我说我不相信自己。对方迷茫,我解释说,我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所以找一个伴儿就有被监督的感觉了,不然总会给自己这样那样的理由让自己放弃。

记得有一期芬享时刻里,王利芬采访暴风影音当家人冯鑫时,冯鑫说其实当第二挺好的,因为有目标,反正目标在明处,当第一名没有第二名痛快。我在精神上就是一个路盲,一个总要靠目标才能活下来的人,所以我总是不能勇敢的按着自己的步伐走出去,总是小心翼翼,参考着别人来做自己。WSY没有进入快车组,她和LK说了一些快车组的事情,LK和我聊天说起了此事。LK很不明白为什么快车组总是把很神圣的理想、奋斗目标放到嘴上,而且还让大家一起讨论,我的回应是其实我也从来没有真正表达过理想,只是说了一下奋斗目标,在组里考研的事情我都是憋的最长时间的。他笑了,问为什么还在那里呆着,我说那里有参照物和朋友。我很认同一个观点就是我们正在流失信任感,小时候,我家每年都会有上门乞讨的流民,那时你给钱他会收,你给吃的他也接纳,我们从来不会怀疑他们是骗子,相信他们是迫不得已;而如今,满街的乞讨者我们一个都不敢相信,道德的每况愈下,让我们很难找到信任感,而且大学这个奇怪的学习场所,严重缩短的相互交往的时间让我们很难深交,信任也就难以建立,但是快车组不一样,一起做事,一起聊天,一起玩耍的过程中认识了很多朋友,其中一些是可以深交,有难主动帮忙的人,这是很多社团,甚至班级都难以拥有的资源。他点头表示认同,思考了一下说,我还是认为无论是理想和目标都不应该说出来,我说目标还是可以说的,但不能大肆宣扬,理想可以给最信任并且不会对你的理想作评价的人说,否则不要说。他没有认同,我们相互之间争论了很多,谁都没有说服对方。在这个争论的过程中,我说了一个事实,就是我真的很害怕自己将来会变成一个不停撒谎,假惺惺的人,我想有一个童趣纯真的心,我想用我最真实的状态和朋友在一起,可是我发现我在变得虚伪,我曾经撒谎会心慌的,现在不会了,明明还在床上,却对等待的人说在下楼,我曾经是一个勇敢的人,对很多不爽的事情会主动说出来,而现在我明明看到了却不说了,我开始沉默了。其实,我很感谢快车组的很多朋友,他们耐心的听我啰嗦,给我一些他们的经验,比起很多大学同学的不痛不痒的话来说是那么的弥足珍贵,正是这些话,这些做事的实在劲,让我收获很多,我并不认为那些听着光鲜的活动,什么锻炼职业能力、访学机会等是我进入快车组的收获。

不敢说我不是一个有思想的人,但我是一个懂得珍惜的人,有了很多朋友才是我在那里最大的收获,尽管其中也有我看着不爽的人和事,但在其中得到朋友是很幸福的事情。新成员进来了,参加了例会,看着他们,我真的很想让他们不要迷失在功利中,我真的很害怕缺失信任,我的大学成长真的因该感谢有一些朋友在身旁,是他们的无私让我当做参照物,当做镜子认识自己,也是他们用真心纵然着我的单纯。看着这些急于从中获取资源的新成员,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心中的想法。

昨天,LHZ突然找我,领着她逛了一圈校园,谈论很多事情,她说她很迷茫该如何度过大学,我很佩服她现在就在努力思考并急于寻求答案了,我说了很多自己大学的事情,我说大学去收获友谊,去收获让自己适应环境的能力是很重要的,至少去找一些朋友陪着你成长,其余的怎么做不知道,目前需要做的就是找个目标,我给他讲我去到福师大时,我根本看不上那里的学生,至少文学院的学生我看不起,因为他们很功利,但我还想去,因为我喜欢那里的山,喜欢那里的榕树,我说自己心中最美的大学就是厦门大学,站在厦大校园我真的很想哭,但我没有选择那里,因为那里的文艺学不如福师大,我想尝试一下考研,如果还好,我一定会努力,让我变成厦大学子,而如今我需要做的就是不断接近厦门,先去感受福建的山水。目标确定,然后找一些让你奋进的人,粘着他们促进自己的进步,向着自己目标接近。我爸说大学不是学知识,而是学怎么用知识,我觉得对,但怎么做没想明白,也不知道怎么做,你觉得对可以试试。

就在今晚,LHZ让DX给我了一本《时尚旅游》,只因为被她撞见我在每天拿在手里掂量了半天没有买。一个偶然机会知道她是福建的,我请她帮忙,她那么积极,真的很感谢她。而这样的朋友还有很多,一起玩,一起聊天的黑子、帮忙解决疑惑的S师姐和YQ师姐、耐心听我啰嗦,并从自身角度给意见的WJ和HST,每天陪我锻炼的阿呆,每天出现在架空层而让我有动力安静看书的CHWR,真的感谢他们,是他们让我成长。

黑子就要从南宁回来了,真的应该和他喝两杯,跟他说那晚在南宁他的问题:快车组到底该不该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