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le
linle

上课,老师问《致橡树》是否应该去掉,我说应该,因为太直白,不好没有诗歌的朦胧含蓄了,有人居然说我不懂得尊重人,说应该尊重作者,既然写了,就应该保留,真想问那女生,你妈生你出来,你妈怎么看你,我就该怎么看你?我如何看你还要征求你妈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