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zie
lizzie

伟大征程

死亡是更伟大的征程。不知在哪里见过这句话,感觉上像是《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末章,但是翻开的时候似乎没有找到。只是这让我想起了伟大征程上的故事。 
想起来这个故事对任何人并没有任何好处,但既然已经发生了,不妨八一八。虽然很无聊,但在这个停不了雨的秋初,倒是可以打发打发本来已经不多的时间。

有这么一个女孩儿,出生在远离伟大征程的偏远山村,只有足够的体力和补给翻过雪峰才能看见伟大征程上的一马平川。很明显她没有。她管自己叫陆离,是一个酒馆老板的女儿,父亲终日酗酒,也不好好管理生意。陆离小时候就在邻居鞋匠家帮忙,虽然算不上体面工作,连学徒也算不上,但也算在帮补家用。这些都是在那件事情发生前的情况,总结来说就是,家境贫穷,缺乏家庭温暖,却自小很懂事。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一个突然的事件把之前这一切都扭转了。按理说,山区偏远,与城市、与伟大征程航道唯一的关联只有车队和贸易。山村给城里供应粗糙的手工制品,当然这些原材料将要进行彻底的进一步加工;伟大征程上英雄的传说通过游吟诗人带到最遥远的角落。而吃人的魔怪是怎么样也渗透不到山村来的。但是一个漩涡出现了,它将陆离和她父亲连同破落的酒馆一同卷进了地底,卷进了——不为常人所知的紫金大殿,魔鬼的宫殿。 
做这一切的是陆离失踪的母亲,毋宁说是母亲的鬼魂。此前陆离只知道母亲在她年幼时便离开,上伟大征程追求自己的梦想去了。陆离不知道的是,母亲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是女巫,在森林里从烈火中诞生并大声呼救的引诱过往男人们的妖魔;由于得不到精灵的祝福,死后归于紫金大殿,终日疯狂咆哮奔走,不得安息。 
这也将是陆离的命运,因为陆离只是凡人的女儿,终有一天会死去;她却同时是女巫的孩子,魔鬼的子民,死后将落于同样的下场。 
所以母亲才要离开丈夫和年幼的女儿,踏上伟大征程,因为在伟大征程的终点,传说中,是精灵的隐形堡垒;她要恳求精灵的宽恕,乞讨精灵的祝福,因为她爱上了凡人,甚至曾短暂地忘记自己的身份,她要为自己和孩子求饶。 
然而她死了,死于伟大征程,或许是死于魔怪的血盆大口,更可能是死于贪婪的同道人的刀下。失去了理智的怨灵终日咆哮,终于将日思夜想的家人也困在了地底。 
由于具备女巫的血统,陆离逃脱了紫金大殿,然而父亲只能被囚禁,等待腐坏。
这才是陆离在伟大征程开始前的故事。

讲这个故事的是谁呢?我想大多数人都是从游吟诗人的口中听来的吧,只当作是一支忧伤的歌,或许是哪个忧郁诗人在冷雨秋风中做了一个梦,又或者折合着影射,讲的是真实的事情;叙事诗的最后,陆离的结局是这样的:当她和她的朋友,耗尽鲜血和汗水,得以进入传说中精灵的堡垒——有的说,她得到了精灵王的宽恕;有的说,她受到了驱逐,在伟大征程上沿途反复叙述她的故事;有的说,她在精灵的城池得到了永生的席位;有的说,她和她的黑暗同伴,只有一个能得到救赎,而她选择了死去,在紫金大殿徘徊;但我更相信这样一种结局——精灵拒绝了他们的请求,相依着共同度过暗夜的永恒。但不论结果如何,终究不过是一场更伟大的征程,至于终点在哪里,对于他们,或者平凡如我们,无论是谁,从来都不可能知道得确切吧。
 陆离从紫金大殿里爬出来,又累又饿,奄奄一息。她只是个脏兮兮的小孩,随时会被路过的野兽吃掉,也不会有好心的路人停下来收养她。然而她却活下来,混进车队在各路城市游览,最终定居在钟城,寄住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寄住家庭的女儿,米莉安,恰好和陆离同龄,也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她的父亲死于一场事故,事故的原因是两个愚蠢的伟大征程挑战者,他们在城墙里挑起一场决斗,最终让修墙的工人用生命买了单。米莉安家里经营一个小型的药水店铺,给伟大征程的挑战者提供补充体力和各项战斗指标的药水;虽然对这伙流氓没啥好感,但这就是整个伟大征程沿途城市的经济。基本上所有的营生都围绕伟大征程进行,即便是偏远的山区也脱离不了干系,不是么? 
米莉安一直渴望着到帝都,考取皇家学院,接受高等教育。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植物学家,研究帝国壮丽山河的花花草草。而陆离,虽然嘴皮子上一直不屑于伟大征程征服者的流氓行当,却总也解不开一个心结;她怕死,甚至比谁都害怕,因为她已经见识过自己的死亡——没有任何盼头,没有任何期待;要么享受平凡的一辈子,接受永恒的折磨,要么狠狠赌一把,追随母亲的选择,踏上伟大征程,恳求精灵的宽恕,很可能死在路上。米莉安的母亲的病逝让两人不再有牵绊,竟然决定了——相约在帝都。米莉安追求她的最高学府,而陆离则孤身一人挑战伟大征程。

帝都是伟大征程的起点,也是各路挑战者接受训练的地方,出征的地方。说起来,伟大征程一带,沿途地形奇诡,风光绮丽,算是帝国境内最奇妙的地方;然而大约在伟大征程开辟的时候,魔怪出现了。大大小小的魔怪在伟大征程上出现了,他们抢夺商队,吃人,并且有着无法理解的妖力。要战胜魔怪,则需要一定资格的魔法师或者战士,平常人通过普通的体格训练根本无法独自穿越险境。尽管如此,伟大征程沿途仍然建立了大大小小的十三座城池,保证伟大征程的征服者和其他人能够沿路休息。伟大征程的相关产业逐渐占据了整个经济命脉。
要作为挑战者踏上伟大征程,需要接受帝国认可的训练,资格考试,购买新手出发包裹,这一切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陆离和米莉安并没有这么多钱,她们连出发前往帝都的钱都不够。米莉安的母亲身患重病,需要高昂的医疗费用,两个女孩只能日夜拼命地工作。一天深夜,陆离在漆黑的小巷里遭遇了她们将来旅途中最重要的朋友——一只觅食的吸血鬼,望川——他无意中将陆离带进了久违的紫金大殿,而陆离得以在迷宫中找回了阔别的父母,也因此他们维持着朋友间的来往,直到那一天,当米莉安的母亲葬礼完成,两个女孩对前路一筹莫展的时候,望川提出资助两人完成各自的梦想。
他们如愿来到了帝都。起初,事情进行得似乎很顺利。陆离和米莉安各自展开了自己的生活,只是偶尔相约相见,聊聊过去,聊聊梦想。但米莉安实际上并不快乐;她出身贫贱,无法真正融入贵族的上流生活。陆离也并不顺利;尽管魔咒功夫掌握得很好,却无法召唤影从,不能通过资格试,或许是因为她的出生未受祝福吧。因此,在某种催化剂的作用下,米莉安放弃了学院之路,决定在陆离和望川的保护下,代替陆离取得挑战者的资格,而陆离和望川择扮演她的影从,由此三人一同上路。

听起来是个虽然有所曲折,但并不坏的开始。在陆离和望川的保护下,米莉安得以逃脱魔怪的突袭,开展她的草药研究。在路上享受各种美妙的风光,遇见各色各样的人,虽然偶尔为了钱花在哪、路线怎么走之类的事情有过小争执,米莉安却拥有最具备战斗力,也最忠诚的影从。他们顺利地走过五座城池,却在分道口遇到了矛盾。陆离和望川从未将自己的黑暗身世告诉单纯天真的同伴,而米莉安也逐渐被望川的气质所吸引。在陆离一再保证自己和望川之间仅仅是朋友关系之后,米莉安鼓起勇气表白了,所遇到的却是婉拒;望川的理由当然是出身问题。人类与紫金大殿的子民相爱的后果,已经在陆离身上得到完全的体现了,但米莉安不理解这一点。她误以为自己在成全最要好的朋友,而任性地跑开了,却在这种关头,陆离的女巫身份暴露,她被拘留了,审问了,即将在广场焚烧,回到火焰中去;而她身边并没有一个朋友。即将面临的死亡让她措手不及,紫金大殿已经做好了欢迎的架势——幸而,同样是暗夜的子民,在一道阴影中望川将陆离劫下刑架,三人隐姓埋名继续上路。 
在漫漫旅途中,陆离也逐渐意识到自己对望川的情感的苗头,但这似乎是对米莉安的背叛,而她也强迫自己相信着单纯的结伴关系。然而米莉安一直以来心存芥蒂,终于在第九座城池,荒凉的镜之城决意独自离开。她在郊外的战斗中受了重创,被救回来之后已经忘了大部分与陆离和望川之间发生的事情,需要长时间的调养。尽管并不放心,他们却带着遗憾分手了,并将米莉安交托给久经沙场的伟大征程战士,星罗。星罗曾经是米莉安和陆离儿时的玩伴,因为一场意外而失踪在茫茫森林,这也是当时陆离脱离车队留在钟之城的主要原因。没有人想到星罗还活着,并且成了一名可靠的战士。他承诺余生会好好照顾米莉安。而陆离和望川背身离开,相信这是对米莉安最公道的结局,却也叹息终究没有机会将自己的身世坦诚相告。 
他们依然坚强地战斗着,终于找到了隐匿的精灵城池,而伟大的征程也接近了尾声。多少年来,寻找精灵城池的人类并不多,找到的更是少之又少;更多的人选择了财富和权力的道路,并在那条无尽的道路上越陷越深。在路途中,他们已经见过不少。精灵的城池里生活着所有有幸找到这里的人类,他们都凭借着伟大征程证明了自己的勇气与坚毅,获得了永生的席位。然而污秽的生灵,是否也有乞求祝福的权利?我们不得而知。相关故事的版本太多,后来者又添加了太多的细枝末节和个人价值倾向,让它更具有情节性、吸引力或者教育意义,最终使得故事不过成了伟大征程路上游吟诗人的又一首荒诞不经、光怪陆离叙事诗。不过是个无法证实的传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