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owe
llowe

BB剧本的作者脑子一定进水了……

好吧……我只是来抒发一下对这个扯淡END的绝望…………

兽兵卫:不对。要说几次才会懂啊!笨蛋!给我专心一点!!
RG:我已经很专心啦!可恶!哈啊啊啊啊啊啊!!(我怎么觉得组长说可恶那么……自然呢OTLLLLL)
兽兵卫:只会蛮力和专心使力是不一樣的。聽好,術式是一種認知。你要認為它是理所當然的,不要懷疑!!
RG:完全聽不懂啊!我原本並不會使用術式啊!
獸兵衛:現在已經不一樣了。不要找藉口!不用想太多,只要去感覺。剩下的蒼之魔導書自然會幫你。
RG:別胡說八道了!
獸兵衛:不要把蒼之魔導書認為是自己的力量。你要去利用它,控制它!它已經是你身體的一部份了!!
RG:知道了啦,混帳!!(這是什麽態度……)
獸兵衛:哎,真是個完全沒有才華的傢伙。沒想到這樣也敢出來跟人戰鬥。
RG:可惡!再一次!!(組長你真適合一根筋的熱血笨蛋……)
RA:喔,沒想到還有點骨氣呢,RAGNA。
RG:……怎樣啦,怎麼又是妳啊。別找碴!
RA:喔,只聽聲音就知道是我啦。
RG:這種地方,只有可能是妳啊。死小白兔。(………………死RAGNA)
RA:嗯?到底在說些什麽呢。我只是來這裡郊遊的。跟你無關。
RG:討人厭的小白兔。別在那邊煩我。
RA:嗯?我看還是不要跟我說話比較好喔。
RG:什麽意思?
【想了一下RACHEL的話語,RAGNA轉過身子。眼前看到在椅子上優雅地喝茶的RACHEL,以及打瞌睡的貓和蝙蝠。】
RA:沒有什麽意思。只是想說你還有空在那邊閒話。
RG:……
RA:看看後面吧。
RG:啊?後面?
獸兵衛:喂,RAGNA——,記得要閃吧——。
RG:咦?喂喂,這木頭…!?喂,不要開玩笑啊!!那麼粗的被擊中了會死人的啊!喂!…………呃啊!!
RA:……真厲害呢。沒想到一個人的臉可以陷到這種程度。(HIMISAMA,你這個完全是貝熊的MODE啊OTL……)
RG:可惡…等一下一定要修理你……呃。

这时出现了→【選擇支: >>>雖然很麻煩,但還是爬起來再說<<<|>>>先睜開眼睛看看吧<<<】←然後我們在這裡選不爬起來,先睜眼睛看看……於是……進入END了OTL……

(你們懂我那種剛進遊戲沒五分鐘一場戰鬥都沒有還正沉浸在亞撒西的回憶故事之中就突然END了還是一個長達10min的【】END的心情么/_\?)

(然后我们来看一下这个脑子进水的END……)

【漸漸有聲音傳到耳朵深處。好像在拖著什麽行走的聲音,以一種有規律可循的頻率重複著。(這裡配的音效只能讓我想起寂靜嶺的三角頭OTL……)不久,嗅覺感到一陣酸酸的味道,RAGNA慢慢睜起眼睛。】(場景是波浪和欄杆,以及很大的月亮,明顯是在船上)
RG:唉…好爛的夢……。
【努力站立起疲累的身體。手上感覺到木頭的粗糙,它們很快地剝落,黏到了RAGNA的手指。(真的不是寂靜嶺么……)】
RG:呃啊!這是什麽啊!?都腐爛掉了!!
【RAGNA急忙站起,但總覺得好像有什麽不對。仔細感覺,似乎有一股浮游感籠罩著RAGNA的身體。更重要的是,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360度看過去都是大海。RAGNA現在是在大海上的一艘大船上面。】
RG:船…?爲什麽我會在船上?(這個不是疑問語氣,是“爲什麽你還不去買JUMP啊新巴幾”的語氣……)
【RAGNA的背後響起了像鈴鐺一樣的聲音。】(鈴鐺一樣的聲音OTLLLLL……ARC你們懂不懂凡是上過小學的天朝人民有多么反感這個形容……)
【RACHEL出現】
RA:早安,RAGNA。
RG:小白兔!(這種仿佛銀時看到了登式婆婆一樣的語氣是什麽啊喂)
RA:你終於醒來啦?已經過了12點囖?好像有點睡過頭囖?
RG:啊?你說12點……。
【RAGNA看了看天空。頭上閃耀著無數的星星。(你們一顆也沒有畫出來啊!)大到有點不尋常的滿月,靜靜地掛在星空中。】
RG:晚…上…?小白兔,你說什麼睡過頭啊!現在整個是天黑的吧!!
RA:咦?可是幽靈的話晚上才要起來幹活啊?
RG:幽靈!?
【發出一個幾乎是尖叫般的聲音之後,RAGNA看了看他的周圍。】
RA:沒錯。幽靈。呵呵…對哦,你是很害怕幽靈的。
RG:吵…吵死啦!我才不怕……!
RA:看你這麼慌張的樣子,應該是真的在害怕喔,真可憐。
RG:什麽意思啊?
RA:因為你……已經是幽靈了。
RG:這是怎麼回事啊!?!?(銀時MODE,全開!)
RA:呵呵呵…好好笑的表情喔!
RG:身體!我的身體是半透明的!怎麼回事!?
RA:你真的是又笨又遲鈍呢。白癡幽靈RAGNA……。(又笨又遲鈍啊!!)
RG:你真的是機關槍講不完啊!快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啊!
RA:你死掉了。(1秒)
RG:啊?(0.5秒蛋定Ver.)
RA:你已經死掉了。(這是在幹嗎啊!!健次郎么?!!)
RG:啊啊?(開始不蛋定了……)
RA:該說是你的運氣太差了吧。(看到後面你們就懂,RA你有什麽立場說這個話OTL……)在山中被獸兵衛打昏之後,有個東西整個掉到了你的身體上面……。被壓扁的你,成了不歸之人…。
RG:有個東西?
RA:嗯。
RG:那是什麽東西…?
【帝卡出現】
帝卡:抱歉…是我掉到你的身上。
RG:是你喔!!(瑪德笑死我)
帝卡:嗯。在飛行中,出了一點問題。(九重你情何以堪……)
RA:雖然你是個強者,但似乎還是無法撐住這個重量級的重量。你的死狀真的是超慘的。被壓扁之後,好多東西,從你的身體各種洞口跑了出來,簡直就像是草莓果醬的……(貝阿朵利切MODE再開)
RG:停停停!不要再說了!小白兔,妳不用這種時候特別好心,說明得那麼清楚啊!
RA:是嗎,好笑的才剛要開始而已說。(關西腔怎麼回事啊?怎麼回事啊!)
RG:只有你會覺得好笑而已吧!總之,我知道我已經死掉了……。是說,這沒什麼辦法可以解決嗎?
RA:哪個?
RG:就是這個啊,這個!
【RAGNA緊閉眼睛,指著他自己半透明的身體。已經變成幽靈的RAGNA的身體,白白淡淡,搖來搖去的。】
帝卡:爲什麽你要閉著眼睛?
RG:……。
RA:呵呵呵……。
帝卡:喂?RAGNA=THE=BLOODEDGE。
RA:RAGNA他很害怕幽靈的。
帝卡:啊?
RA:這位人稱“死神”的SS級的統制機構反叛者,擁有強大無比的魔導書的史上最高額賞金通緝犯,他最害怕的就是幽靈了。
RG:小白兔!小心我斃了你!
RA:呵呵!能辦得到就試試看呀。
RG:好樣的!你就給我待在那裡不要動!看我怎麼修理你!
帝卡:喔…這個角色的個性設定是這麼幼稚的啊…。
RG:喂!紅鬼!你也想被打是不是!!
帝卡:隨你喜歡吧。
RG:嗯?今天怎麼這麼沒精神?一般接下來不是就要戰一場嗎?
帝卡:嗯…可是你都已經死了…。
RG:……嗯?
RA:現在就是我們單方面地看你演好戲給我們看囖。
RG:……等等。你們說我死了?(怎麼還是這個話題)
帝卡:沒錯。(1秒)
RA:對啊我剛剛沒有說明嗎?被獸兵衛打倒在地之後,帝卡掉到你身上,然後大爆炸。結果,你跟我跟紅鬼先生都死了……。(獸兵衛:我該用什麽表情來面對……這難道就是我該背負的罪……)
RG:我完全沒聽說啊!那你們不就也是……。
RACHEL&帝卡:幽靈。
RG:呃啊啊啊啊啊!!
帝卡:突然怎麼了?
RA:他在害怕我們。
帝卡:喔,原來如此。因為我們也是幽靈。
RG:喔!你們不要過來啊!
RA:自己還不是幽靈……真是好笑的人。
帝卡:完全同意。
RA:咦,RAGNA,可能是你太害怕了,身體好像變得更透明了喔。
RG:呃啊啊!!這是怎麼回事啊!好可怕!超可怕的!!
RA:附帶一提,“RACHEL”名字的“RA”,原本是有“靈”的意思的喔。
RG:真的喔!?可是現在我不需要這種小知識啊!!好可怕!!
RA:這是吸血鬼笑話啦,請不要那麼好騙好嗎。總之冷靜一點吧。還有事情等著你去做呢。
RG:哈啊哈啊(完全是在倒吸冷氣,你到底有多害怕OTL)……等著我做…?
帝卡:沒錯啊,船長先生。(馬上變成OP了……)
RG:船長?對喉,爲什麽我會在船上?這裡是哪裡!?
RA:因為我們已經死了啊。死的人都要渡過一條河的。今天我們會在同一艘船上,是因為我們都要渡河。
RG:不不不不,這不是什麽河吧!完全是海!大海原!!
帝卡:這個男人怎麼在意這麼小的事情呢。
RA:也不是什麽意外地事,這就是他的本性吧。氣量跟螞蟻一樣,肚量跟草履蟲一樣。
帝卡:在外面人家還稱他是“死神”,SS級的統制機構的反叛者呢。
RA:而且還是擁有強大無比的魔導書的史上最高額賞金通緝犯喔。
RG:你們是在講相聲啊!搭什麽腔!
(μ-12亂入)
μ-12:全速往右——!(声音好尖啊OTL……)
【似曾聽過,而且再也不想聽到的聲音傳來。船急速地往右方轉去。雖然已經沒有雙腳了,但實現中的世界全部都往右偏,因此RAGNA也不禁往右晃了一下。】
RG:怎…怎麼了!?
μ-12:RAGNA船長——!!(各種刺耳……)RAGNA船長,你醒來啦——!
RG:妳…妳不是死了嗎!?
μ-12:嗯,死掉了。(開朗Ver.)所以μ也是幽靈喔。
RG:幽…幽靈……。
μ-12:RAGNA你怎麼了?臉色不太好喔?暈船了嗎?
RG:……。
RA:不用擔心。他只是害怕幽靈。
μ-12:咦,你會怕幽靈喔?是不是那邊那個臭屁的歐巴桑欺負你?(不愧是一心同體,RG終於有人幫你說話了……)
RA:歐巴……!?
μ-12:恩,不是幽靈,是歐巴桑喔…呵呵呵。
RG:……沒想到你這個人也滿毒的……
帝卡:這個叫法還挺新鮮的嘛。RACHEL A,沒想到死後還能有初體驗呢。(那個豁然開朗的語氣是什麽啊OTL……)
RA:給我住口。你是不是希望我把你紅色的臉打成青色的?
μ-12:呐呐RAGNA~爲什麽你不看μ這邊呢?是因為是幽靈嗎?呐呐~RAGNA~。(撒嬌的MODE太嚇人了……)
RG:……吵死了。閃一邊去!
μ-12:唔……啊!對了,有件事情你聽了一定會開心的!
RG:開心?
μ-12:嗯。那個喔,μ剛剛要把船往右轉……(可以換個語氣說話么……)
【船震了一下】
RG:怎麼回事!?
μ-12:是因為我們的船被攻擊了o(≧▽≦o) 。
帝卡:船體的右側好像有大炮擊中了。
RA:看起來是那艘船搞的鬼。
【RACHEL的視線前方有著一艘簡直快沉下去的破船。船的尖端掛著妮梵娜的上半身,受風撐漲的黑色帆布,仔細一看是ARAKUNE。甲板上有很多的人影,直直站立看著這邊。】
RG:船?難道那上面也有幽靈!?
RA:一定是吧。
帝卡:嗯,那臉色不想是活人的。
RG:輪不到你講別人的臉色怎樣吧…。
RA:呵…終於找到了,紅鬼先生,你看得見嗎?
帝卡:等等,我馬上看看!帝卡千里眼!鎖定!(你媽為你整了多少東西……)確定了。船上確實是有著大海的天然紅寶石……“紅”之魔導書。而且是超大級的。
RA:μ不愧是我們船上的寶物探測器,算你厲害。
μ-12:嘿嘿…。(求你不要再說話了)
RG:等等!大海的天然紅寶石?“紅”之魔導書是什麽東西?
μ-12:那艘船上面有著寶物啊現在RAGNA和μ要一起去搶他們的寶物!
RG:爲什麽要做那麼麻煩的事情啊!
帝卡:現在什麽都不要想,照著做就對了,RAGNA=THE=BLOODH(……)。若你不想放過“紅”之魔導書的話。
RG:嗯,我是沒什麼特別想要啦……
RA:不去的話…你會被幽*靈*附*身喔……。
【RACHEL在RAGNA的耳边细语的同时,RAGNA全身反射性地跳了起来。】
RG:好啦!!打就打啦!!来啊!来啊!!你们这些死幽灵!!
μ-12:RAGNA,你真的那麼害怕幽靈喔。
帝卡:自己明明也是幽靈…真搞不懂。
RG:你麼不要一直說,害我一直想起來啊!!
RA:哈!(打了RG一下)
RG:呃啊!!
μ-12:喂!幹嗎要打他呢!
帝卡:好像看到他腦袋裏面的東西了……。
RG:喔喔喔喔…!超危險地!喂,小白兔,幹嗎要打人啊!還好我已經死了,不然就被你這拳打死了!
RA:Shut up!給我住口!(求你們都別說英文/_\)你們到底了不了解現在是什麽情況!?(對不起我真不了解OTL……)
【船又震了一下】
μ-12:又攻擊過來了!
帝卡:他們也是全力想要保護紅之魔導書是吧。
RA:沒錯!知道現在是什麽狀況的話,就不要再羅嗦,趕快到工作崗位!全員採B式陣型!(到底誰是船長啊……還全員第一戰鬥配備OTL……)
帝卡&μ-12:了解。/知道了。
RA:RAGNA!你什麽都不用想,快拿出你的蒼之魔導書只有蒼之力量才能讓這艘船運作的!快!爲了打倒幽靈,必須要使用蒼之魔導書!
RG:交給我!只要可以打倒他們,我什麽都願意啊!
μ-12:不好了,RAGNA船長!敵船接近了!
RG:靠!糟了!在這麼接近的情況下使用蒼之魔導書的話,我們也會有危險的!
【另一艘船上站著……JIN、CLOVER和HAZAMA。】(終於在同個陣營了我心甚慰啊……)
JIN:喲——!妮梵娜號全速前進!(一如既往的破音……)
CL:姐姐,請繼續往前進!
JIN:ARAKUNE桑,你也要繼續加油喔☆。
ALKN:AO…AO…AO…
RG:可惡!他們難道想撞上來!?
RA:看來是這樣沒錯。
RG:哼,那就沒辦法了!喂,你們!我們也衝了!
RA:雖然是個很蠢得選擇,不過也挺像你的,RAGNA。
RG:即使不用蒼之魔導書,那艘破船撞一下就沉了!呃喔喔喔喔喔喔!!
CL:捏桑是不會輸的!(你們在玩戰鬥陀螺么……)
JIN:尼桑————————————————!!(我勒個槽……系列最強無之一……)
【妮梵娜號不斷加速。RAGNA號也迎面而來。大海原響徹了英雄們靈魂的呐喊。不知道是一瞬間,還是永遠……(你一個旁白文藝個什麽)兩艘船從正面撞上了。】
RG:唔唔唔唔唔
【船各種震】
JIN:呃啊啊!!尼……桑…………
【這邊的船也在震】
(兄弟終於來了……關音量…………)
RG:唔…看來兩艘船都沒有沉下去……。
JIN:尼…尼桑……。(工口喘息Ver.)
CL:啊啊…捏桑…捏桑的臉粉碎了……!(各種撕心裂肺……“捏桑的臉粉碎了”!!……可是對不起我好想笑OTLLLLLLL)
RG:JIN,你給我解釋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JIN:那是我要講的吧,尼桑。是你們想要把我們的紅之魔導書搶走的,不是嗎?
RG:呃…你這麼說是挺有道理的……
JIN:呵…沒想到你來這麼強硬的手段啊。你可知道現在在這個世界,紅之魔導書有多么重要嗎?
RG:…不…抱歉,說真的,我是剛剛才第一次聽說有紅之魔導書,只是一時興奮就撞上去了……。好像說什麽…大海的天然紅寶石…紅之魔導書?只知道好像就是很厲害這樣……。
JIN:真令人頭痛。只有這點只是就把我們的妮梵娜號撞成這樣?(精英MODE)
CL:不要,捏桑!!不可以丟下我一個人啊!!捏桑!!!(撕心裂肺+1)
RA:請不要搞錯了,英雄先生…。不,應該說鮪魚船妮梵娜號的JIN船長。(怎麼突然變成鮪魚船了啊OTL……而且船長先生你有好一點的船么……)
JIN:……。
帝卡:沒錯,鮪魚船妮梵娜號的JIN船長。RAGNA船長並不是想要“紅”才撞上你們的。他只是太害怕幽靈了,所以慌了。
μ-12:對啊,鮪魚船妮梵娜號的JIN船長!(所以說爲什麽每個人都要強調一次啊!!)RAGNA他太害怕了,所以才失去理智的!(你別再說話了……有少佐和學弟已經夠折騰的了……)
EA:沒錯,並不是勇敢地決定要採取這樣的行動的。他知道鮪魚船妮梵娜號的船員是幽靈,所以就【RG:你!】地【RG:閉嘴啊!!】了,所以思考短路……。(敗給消音了OTL……)RAGNA他只是一個膽小鬼,所以是否可以請你原諒他呢?他只是一個膽小鬼。
CL:捏桑————————!!!
RG:喂!真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你們說這是一艘鮪魚船!?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也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了=L=)
RA:…有什麽問題嗎?
帝卡:妮梵娜號是鮪魚船,有什麽問題嗎?(你們這幫人就是來混工資的吧OTL……)
RG:不是說有什麽寶物嗎!
μ-12:是有寶物呀。
RG:在哪裡啊!
JIN:在這裡啊,尼桑。(喂喂……JIN你…………)
【JIN舉手示意之後,HAZAMA將設置在甲板上的滑輪轉動起來。在捲起的鎖鏈前端,掛著巨大的鮪魚。】(對不起我錯怪你了JIN……)
RG:鮪魚……?
JIN:沒錯,這就是大海的天然紅寶石,又被稱為“紅”之魔導書的斑鳩鮪魚。(編劇你能不能去死一死啊!!而且爲什麽三途河里會有斑鳩鮪魚啊!!!)
HZ:在暗黑大戰之後,生態系統破壞,大量發生的新品種之一。(HZ你這個水產店老闆的語氣是怎樣?!)
CL:捏桑——————————!!
RG:鮪魚就是…“紅”…?
JIN:沒錯。怎樣?這樣你知道鮪魚是多么珍貴地東西了吧?(默默想起了自家冰箱里的那一只……)即使是尼桑,我也不能分給你的……。(工口MODE再開)
RA:啊啊啊啊!!對不起喔,RAGNA!
RG:怎…突然什麽事啊!?
帝卡:唔唔唔,對不起,RAGNA=THE=BLOODH……都是我們太沒有用了!
μ-12:對不起——!RAGNA!對不起——!!
CL:捏桑——!!!!!(不要再叫了……已經啞了喂OTL……)
RA:我們只是想讓RAGNA吃真正最好吃的鮪魚罷了!(所以紅是用來吃的嗎OTL……)
帝卡:因為這個意志太強烈了,所以逼得我們不得不騙你做事……!(這到底是怎樣強烈的意志啊!!)
CL:捏桑————————!!!!!!!!!!!!!!
μ-12:哇啊啊啊啊!!(兩個人一起來這個殺傷力啊……)
RG:好啦!不要哭啦!還有CL!!你不在話題主線,不要哭得那麼大聲!!(笑得手柄都掉了233你不在話題主線,不要哭得那麼大聲!!你不在話題主線,不要哭得那麼大聲!!2333333)
RA:RAGNA……。(怎麼這個也變成工口MODE了OTL……)
RG:就是…那個嘛。你們就是為我著想就是了吧?那個…該怎麼說呢…。若一開始就知道是這樣的話…我也不會做那麼勉強的事情……。(所以說到頭來你到底做了什麽事情……)嗯…雖然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我是這艘船的船長吧。那也是我也要為你們做些什麽的…。
RA:什麽…你願意為我們做事…這樣真的好嗎?RAGNA…。
RG:嗯…可以啊。
RA:那,我們的“蒼”跟你們的“紅”交換!這樣如何呢?JIN船長!(立刻回歸S狀態)
JIN:……。
RG:啊?
JIN:可以。
HZ:我也對你們的“蒼”比較感興趣喔☆。(捶地)
RG:啊啊!?
RA:交涉成立了。紅鬼先生,請你把RAGNA丟過去吧!μ,把紅移到我們這邊來!
帝卡&μ-12:了解!/嗯!
【RAGNA被丟過去了】
RG:喂———!!你們在想什麽啊!?
JIN:妮梵娜號!全速後退!(語氣參照“火龍的翼擊!!”)
AK:AO…AO…AO…
RG:喂———!!
JIN:今晚有得玩囖!(……破音OTL)
HZ:真是太棒了。(所以說你們到底想幹嘛?!)
RG:等等啊——!!
RA:好了,快點回去料理吧。今晚請梵克漢幫我們準備火鍋吧。
μ-12:耶———!
帝卡:恩,真期待啊。
RG:你們這幫白癡!!我真的要斃了你們!!
JIN:啊哈哈哈!尼桑————————————————!!!!!!!!

所以說編劇的腦子根本就是漿糊吧這到底是什麽ENDING啊喂啊!!這個根本就是JIN的“HAZAMA,我想要尼桑”“沒問題,去把你尼桑弄回來吧”的大作戰吧!!(大力扶額)


不打了/_\……去練HZ………………
dashstay
hacchin喂喂这个崩得很萌的东西是神马啊|||||||看的我笑死了!!上尉摩托摩托!!【一脸期待】2010-08-11 13:56:08
llowe
十六@dashstay上尉表示自己很懒…………2010-08-11 13:59:33
lovekimi
lovekimi这END……槽点多到无力吐【捂脸】2010-08-11 16: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