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gam001
lovegam001

把网游做成文化,让戒除网瘾,回归教育本质

首先,个人认为,网游业其实就是文化产业。其次,个人认为,网瘾戒除教育是教育产业。
好了,书归正题,下文为网络转载:
原文标题为:《文化产业需要巧实力》作者:姜奇平
  巧实力并不是巧克力的笔误。 

  美国最近提出巧实力,一查英文,原来是smart power。smart这个词,其实一般不译成巧,但也没有很好的词与之准确对应。IBM将其译成智慧,如智慧地球(Smart Planet)。smart也经常被译为聪明。但我认为,smart最传神的意思是灵。灵具有聪明和灵活两方面的含义。人是万物之灵,就是因为人既聪明,又灵活。 

  美国人的巧实力行不行得通不去管他,中国要发展网游文化产业,倒真的需要巧实力。本来,文化就是软实力的一部分,为什么在软实力方面还要提巧实力呢? 

  我们拿《红楼梦》作个比方。在《红楼梦》里,硬实力的代表显然是贾政,因为他可以抄起板子把宝玉往死里打,就象美国打伊拉克一样,但宝玉自然是口服心不服。薛宝钗运用的是软实力,但效果也有限。因为她象美国人向中东灌输民主一样,整天给宝玉灌输参加科考的道理,结果是宝玉考中后却遁入空门。宝钗听说宝玉出家后心里的滋味,恐怕就象小布什听说民主选出的是哈马斯一样。 

  可见,软实力并不等于巧实力。现实是,要做一个挣大钱的网游公司并不难,但要做一个能给社会创造长久价值,营造良好产业内涵和社会氛围的网游,却很难。--狂澜自语:
不只网游公司,很多网络科技公司也有类似的通病。实体产业也存在类似问题。
  从记者谢阗地的文章看,在目前的中国网游市场,除了魔兽世界,没有一款游戏在内容上象日本游戏那样,能达到价值输出的效果。中国五千年的文化积累却没有通过游戏输出给消费者和海外。我认为这主要缺在巧实力上。 

  纵观整个贾府,我们找不到一个巧实力的典范。贾府里最具smart power的,恐怕是王熙凤,可惜她smart过头了,聪明反被聪明误。巧实力不是小聪明。小聪明的特点是,表面上为最终用户着想,实际是以自我为中心。比如美国就把巧实力解释为:“美国必须通过投资世界的善事来变成一个更聪明的国家—通过提供他国人民和政府需要,但没有美国的领导就无法得到的东西。”这和王熙凤对待宝玉的策略没什么两样。真正的smart,是建立在以服务对象为中心,而不是自我中心之上的。林黛玉倒是处处站在宝玉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可惜她遇上了一帮耍小聪明的利益相关者,被他们装进去了。 

  中国网游手中有一把好牌:什么五千年比石油还丰富的文化宝藏,什么越来越强的软件技术,什么多少多少上市公司……但在我看来,它们都不足以致胜。要胜出,第一,不能学薛宝钗生灌硬输,把主旋律绝对化,不能用搞事业的方法搞产业,要坚定走市场化之路,让网民喜闻乐见;第二,不能学王熙凤以自我为中心,为了公司利益,牺牲最终用户的利益,要以人为本,重视网民体验;第三,不能学林黛玉,一片真心,立意高远,却因为低级错误葬送胜利果实,要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狂澜自语:这里要说说腾讯,很多文章都有写,马化腾一开始也不知道QQ能做到那么大规模,但是他有一步走对了,那就是保持QQ的免费化,其实马云一开始搞淘宝也是走的这个模式,免费。而巨人老总史玉柱也看到了,所以,《征途》“免费”了。免费的是什么,是一种客户体验,不是提供白吃的午餐,是培养一种习惯,习惯了QQ,习惯了微信,就不要陌陌,不要推友。当然,我也发现,免费并不是制胜的法宝,很多企业的产品也倒在免费或即将免费的路上,为什么呢?那就是这里作者说的一、二、三、四了。

  当然,不学她们是相对的,其基本功方面还是要学的:要学习林黛玉过硬的专业技术本领,特别是她的内容制作本领;要学习王熙凤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特别是她的经营管理能力;要学习薛宝钗坚定正确的政治立场,特别是不要忘了自己是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