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fer
lucifer

我TM要写东西,记个手稿 01

我接收到来自电脑的和电视一样的空虚,那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掏空感,会感觉到四肢被无限地从紧张往放松的方向延伸,但是却不会得到彻底的放松。双手的动作呈现出一种惯性:不断地刷新别人的新鲜事的惯性。

身体不再为自己控制,头脑里猛然闪出许许多多要做的事情的念头,不管从哪一步开始,总得需要一个开始,无需一个看起来多么明朗而吉利的清晨,掀开被子后从此下定决心,而只需要按下电脑开关,再把呆在书架那边的一本书拿过来。

最终,听不到电脑的噪音也是几秒钟就完成的事,成功了,毫无悬念,把手指放在那个按钮上,按下去,世界很快就清净了,易如反掌。

这是一种自由的感觉,久违的、丰盈的、如雨滴从屋檐边连成了帘子一般的畅快,我开始摇晃身子,在我几个平米的小屋里左顾右盼,放佛新来的一般地仔细观察一些细节,眼镜尽管才几个小时没有擦,但灰尘还是堆积在了上面。

每天临睡前,我都会再为自己再倒一杯热水,却总也忘记喝,或者起码向她道一声晚安,一切似乎都显得简单非常。

某日,一整天,我和我爹之间大概只有一句话,是在早餐时候,我把饭端到我书桌前吃,他说“你把饭端出来吃。”;我说“嗯”。

我想我在业余时间用脑的紧张度要比上班时候多得多,我对外其实也不宣称是在上班,而是在打杂,跟着人家干活的啦,没有钱的,全都TM白干,但是最终谁让我自己没勇气不努力呢?我找机会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尽量弥补被自己浪费的时间,而且外部也有一些“激情”的推动,必要时,我需要减少用来散步的时间和路程,不去超市。只是家里仍旧看不惯我显得如此放松地对着电脑,我说我在写东西,没错我也确实写了,但我爹一句,“你看你都写了多少年的东西了?”意思很明显,我没有任何发表的硬件成绩,如此我便没有任何话语权,当然如今的弥补也并不是要后悔过去的一些作为,可是在家里,就得服从他们的秩序和规律。

我是一个尚且生活在小县城里的小人物,起码目前还是这样。
简单乏味而满是规律,是一般小县城的共同点。
除去上班之外的个人生活,似乎也不需要过分的操心。
因为根本没有可以拿来消磨几个小时的电影院、音乐厅,也没有彻夜长明的商业街,即使掐着手表,逛完整个市区估计也不会超过半个小时。
能源、劳动力成为这个地方成为跻身全国百强县的支柱。
于是,仅仅在雨过天晴的时刻,才能看到久违的蓝天,
只不过他们也是养活了这里相当数量的人口
而且很多人也会说,总是看天会撞树,应该多看脚下的路,不是么?
我不是那种经历多的人,有时候看问题不能剖析其本质,但我也着迷于现象本身,它们是感性的,可以被八卦和调味的,正像很多邻居之间嘴里的那些东西。

今天暂时就这样了
farley
窝就是个甜菜虽然不知道你要做啥但是加嘞个油2011-09-24 15:33:58
lucifer
加百列窝就是个甜菜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做啥……这只是个笔记嘿嘿,其实不带我个人色彩的2011-09-24 15:4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