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fer
lucifer

刚买纳博科夫的《说吧,记忆》的时候读了一半,过了很久,扔掉也读了一半的《普宁》开始从头读那个,因为王家湘翻译的《说》语言要舒服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