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fer
lucifer

手稿笔记 02

第一次作为“喜忙客”参加别人的婚礼
和这家人也有相当的远亲关系,按辈分算,我是这对新人的“表舅”
先从2号下午说起,参加正式酒席前的“预席”(试席)
主要领导、喜忙客、重要的亲戚,8桌人
主管安排第二天的相关事宜
2号晚上,照常休息,并没有因为今天有任务而改变作息
定表5点,显然起不来
5点半被叫醒,然后赶紧骑车去新人家
幸好离出发接新娘子的时间还早
就稍候片刻,可惜这位公公G主任办公室里的两个同事
居然起晚了没有来,被另一C主任当着我臭骂了他们一通
6点16分,和电工房的M哥等一起去宾馆接新娘子
新娘是东北人,和家里20多口子,只能住在宾馆
而且他们的衣食住行各种开销统统由公公家负责
负责在门口放三发响炮,两挂鞭炮
半个小时后接走时则要放两挂鞭炮和20发的礼花弹
车队在市中心画坛兜两圈来到市政广场
新人拍照,不过听人说在一些别的地方的习俗里
新娘在接回来的路上是不允许“下轿”的
7点40有余,新娘接到
应该是礼花弹、鞭炮、响炮齐鸣,结果不知为何
本来该鸣的五发响炮没有燃放,又被C主任教训一通
新人进屋,公公先在祖辈灵台前叩首行李
再新人鞠躬行礼,天地、高堂、对拜,自不必说
然后送入洞房,床上撒着枣、生、桂、子
“喜忙客”负责在洞房外面撕掉窗纸
家里的仪式就是这样了
接着是“喜忙客”早饭补贴的阶段
C主任提醒说可能一整个早晨都没有喝水和歇脚的机会
所以要多吃多喝
于是我是两个鸡蛋,两碗粥,数根油条,还有一个包子
8点半回去坐等调遣
10点,各种彩纸、礼花筒、门牌贴、喜糖、瓜子装车上路去酒店
首先是给单间门口贴上门号,告知一些重要领导亲戚朋友的座位
接着是将喜糖、茶叶、香烟、瓜子装盘,在11点多放在餐桌
期间跟M哥学习开葡萄酒,拔木塞子操作各种不熟练
勉强开了一箱的
11点36,典礼开始,搞的还挺正式
请的专业司仪,人家是见得多了,一上来就各种谈笑风生
讲解还不错,不过没人听,因为老百姓们似乎不吃这一套
97年我舅舅结婚,虽然有主持,各种项目,但是农家院里情趣十足
气氛和谐,笑料百出,至今我也记得其中一些很出彩的项目
但这种主持也许是在向大城市的一些规则靠拢
但老百姓不买账,就实在没有必要了
程序是先请新郎上台,谈一会儿
接着新郎把新娘迎上台来
互诉衷肠、连“我爱你”都说了;
叫爸叫妈、喊爹喊娘;
新人各自的好友上台讲话,共以香槟浇灌杯塔;
伴娘伴郎送上婚戒、交杯酒、新郎拥抱新娘;
12点半,开席
喜忙客负责给各处搬酒箱,送酒
还有一些客人尽管被安排了座位,但各种意外某桌已满
于是需要给他们重新安排座位
折腾到13点多,吃饭,不到14点结束
喜忙客们需要把客人没喝完的酒全部收集起来
统一安置备用,而后可以随意休息
直到下午17点前,再次集合,听候调遣
工作仍然和上午差不多,分发喜糖、瓜子、酒水
没错,酒大部分都是上午喝剩下的
到20点钟,酒席结束,善后,离开,至此全部结束

部分总结:
我觉得我今天干活干的还不错,基本处于一个无脑的状态
别人安排什么咱干什么,不废话
QQ全天在线,和某谁偶尔聊天
又多认识了几个同事,人不错
也许我们都还小,很多人也许还觉得
结婚,本质上应该是“民政局的红本”说了算,不然酒席再大也无用
但老一辈,就说我妈
会觉得“人家总觉得,不办酒席,那还叫结婚么?”
总的来说,婚礼这个东西办不办
不是自己说了算,除非我想当你具有一定的地位
一定的资历,包括一定的气场,也许你可以控制住一些局面
以及相关设定,比如有可能的话,我需要让他们换掉那些吹拉弹唱的老掉牙的音乐,而且我也喜欢欧式古典的礼服穿着,希望一切从简等等等等
但婚礼发展到今天已经不是一家人几家人的问题
而是各种人情世故的大杂烩
某单位说谁谁谁要结婚,大家已经开始“本能”地随礼金
从前100就可以,今天100就薄情了,少说也得200
关系好的同学、同事,500、600都不嫌多
而且平时里每天都能听到关于这种铺张浪费的反对声音
说钱怎么花不好,非得都扔到饭店里去,都浪费了
但这些丝毫不会改变现状,反而愈演愈烈
在这样一个到处是亲戚关系的小县城
你一丁点的与众不同便容易招来非议
就眼前的事情而言,晚婚晚育什么的,差不多就行了
到了二十七八、三十一二的,就要被说是“不正常”了
今天新郎新娘看起来气色尚佳,习惯的礼貌性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
到了晚上的时候便似乎多了一点疲惫
不需要多说话,一切听从安排

说点别的
关于菜:
从试席、到两个大席,菜是一模一样毫无差别,我想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三顿饭吃了一模一样的东西(除去早饭),估计我的肠胃都审美疲劳了,何况我的馋嘴巴子了,不过饿的时候吃什么都是香的,无所谓了

报菜名:
凉菜数盘,整鸡、整鸭各一只(这俩货我吐槽无力),米蒸红烧肉(菜名叫“米粉肉”,我描述的是这东西的样子,名字不够直观,这个味道不错,我吃的最多),硕大蒸肘子一个,蒸鱼两条(一条清蒸、一条辣蒸,辣的味道不错),油炸鳕鱼块(比较有特色,但也不耐吃),蒜泥拌生菜,醋拌大杂烩(包括鱼丸、香菇、娃娃菜、甲鱼皮、西兰花,同样吐槽无力),炒辣子鸡(洋葱、青红椒,辣味可以,但鸡肉应该全是来自鸡架子和鸡皮,再次吐槽无力),水果拼盘(全是西瓜),馒头(主食,又黄又硬),虾仁炒西芹(凑合),蒸虾(我怀疑那些虾已经过了保质期了,三顿里总共只吃了一只),八宝饭(凑合),四喜丸子(也凑合),应该就这些了

最后还需要吐槽一件事:
关于今晚,酒的,我喝了一点葡萄酒,我一开始是说不喝,当然一般“小孩子,晚辈”需要矜持一点,实在有人要斟,我也不会真拒绝,可是我喝完一杯后居然就没人给我斟了,我离酒瓶有点远,当然不好意思去,不过那几个小爷们儿也实在太没眼色了,就算不想给我斟,起码也问下我想不想再来点,喵了个咪的只顾吃自己的,我自己虚伪也就罢了,可是多半天过去了,那几个爷们儿居然只喝下了半杯也不到,我就去了,这只是葡萄酒还要喝的这么憋屈,你们是爷们儿么?是爷们儿就应该一仰脖儿,一股脑儿地咽下去,磨磨蹭蹭和个娘们儿一样,我甚至都把买的一瓶纯净水倒在酒杯里了,暗示的这么明显了,他们居然一个反应也没有,我嚓了,以后老子以后要自己买葡萄酒喝,直接对瓶吹了!嚓!
timemachine
TimeMachine太长了,我直接看最后一段,比较有意思。
果然你们那边人比较能喝啊。昨天晚上,同学在他家里设婚宴,结果,一帮同学竟然把他灌到上医院了(后来我们走了才知道的,当时没事)。2011-10-03 15:56:43
lucifer
加百列TimeMachine我去 呵呵,其实我主要是凭回忆记下了相关流程,基本没有文学价值2011-10-03 15:5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