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fer
lucifer

到青岛玩两天,自己不喜欢旅游,不知是以见前任的名义去玩,还是以去玩的名义见前任,或说名义不名义的不重要,而是试着寻找突破家庭的束缚的勇气,对此,他们本可以一口答应或一口拒绝,但让我不爽的却是他们嘴上答应脸上却是一幅无所适从的表情,当坚持过来上了路,心里面就荡漾起一种反面的兴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