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fer
lucifer

读书:罗兰·巴特 - 叙事结构三层次

在肯定叙事作品存在普通共同模式前提下,对作品的叙事层次结构进行分析:即功能、行动、叙述三层:一种功能只有当它在一个行动者的全部行动中占有地位才具有意义,行动者的全部行动也由于被叙述并成为话语的一部分才获得最后的意义,而话语则有自己的代码。

功能层:
叙事单位看成是语言单位内涵的意义,在功能单位上属于可以小于句子的话语。是作品的最小叙述单位,构成叙事的最基本的层次。功能单位分属于分布类和结合类。分布类相当于功能,使人想到一个能指,其断定是在后面,是横向组合断定;结合类则包括所有的标志,标志使人想到一个所指,其断定是在上面,甚至是潜在,是纵向聚合断定。功能包含转喻关系,与行为的功能性相符;标志包含隐喻关系,与存在的功能性相符。在作品中,民间故事一类功能性强,心理小说则标志性强。功能中的单位又被分为关键的铰链功能和起催化作用的填补功能,后者与核心也有联系。在作品中,功能在一定的逻辑关系中联系在一起,形成一个个序列,最终完成一个接一个的相互联系的叙事过程。序列有始有终,可以作为一个更大的叙事系列的子项。功能通过人物发挥作用,显示意义。

行动层:
即人物层,人物通过行动来表现性格,不是琐碎的细节,而是细节的总和,是欲望、交际、斗争这样一些抽象意义上的行为。行动层是处理人物关系的结构。继承亚里士多德的看法,重视对行动进行结构分析,反对将人物当做心理本质。“结构分析从诞生那天起最讨厌把人物当做心理本质,哪怕是为了分类”。但行动主体不能通过人物来分类,而要用行动法则来描述主要人物关系在故事中的变化,即根据人物“做什么”来描述和划分人物,因为人物是交际、欲望(或追求)和考验三大语义轴的组成部分。“无穷无尽的人物世界也服从与一种投射在整个故事中的纵向聚合结构(主体/客体,施惠者/受惠者,辅助/反对)”。

叙述层:
叙事作品作为客体也是交际的对象。叙事作品有授予者和接受者。反对将作者和叙述者简单等同,反对叙述者是全知全能的上帝,或是作品中角色视野的总和。“说话的人不是(在生活中)写作的人,写作的人也不是存在的人”。叙述者和作品中的人物,都是纸上的生命,是作品分析的对象,而不是分析的出发点。在叙述层,巴特考察的是叙述人、作者和读者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