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fer
lucifer

毫无被打扰地听了一遍马勒第五交响曲的15分半的末乐章…仍然听不出它要“表达什么”,每组乐器声部似乎都在争相展示自己的主题…于是出现纷繁芜杂的和声,直到乐曲末尾,主题归一,和声最后统一和谐,才显得华丽动听。莫扎特和贝多芬的大部分作品容易听也主要是那个时代的乐队为一个主题和声服务,作曲家对乐队开发有限,而差不多一个世纪后,到了马勒等人,就变了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