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fer
lucifer

2011 - 07 - 09

并非是自己的写作能力在下降,而是断掉了写作的习惯
没有什么做不好的,只需把某件事坚持到成为一个习惯
而我再也不自信自己的大脑保存一段小灵感的能力了
因为最近除了体会小灵感的同时,大脑同时又贴上去了一个
“微不足道”的小标签,便是在找理由让自己偷懒
最终,便是自己什么也得不到
昨天的日记,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在称呼上
书面语里,我对长辈从来都是父亲、母亲、祖父、祖母
这次大概是第一次用我妈、老妈
我当时如是想着,称呼在某些程度上可能预示着情感的状况
但到底是深是浅是远是近都无从谈起
微妙、难解
他们在我手机里的称呼都是“父亲”,“母亲”
如此保持了四年
下午和我爹谈话谈到七点半,我才出门去
的确如我发的所说
我发现我根本和他谈的不是一个问题
我们互相保持平心静气
但他还是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并且打断我的话并曲解
最后我也忘了我当初想表达的意思
索性我也不再多说
我起床仍然是有困难,多睡几分钟的代价便是我必须在路上骑快车
这让我错过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而必须得拿出更多的精神去注意道路和行车
在醒来到起床的那几刻里,其实我清楚得很
那几分钟根本没有任何价值可言,但清醒地睁开眼并敏捷地坐起来又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啊,每每我在熬夜的时候,我总会想想《成为简·奥斯汀》这部片子的开头,简貌似每天六点钟不到就起来写作了,我也会想到即使是写流行小说的斯蒂芬·金,他曾在洗衣房打工的时候每天也会早起写作,码上2000个词
城市,的确是个很神奇的地方,哪怕是这样一个小镇子
我记得某日,中午回家,看到一个醉鬼光天化日地歪倒在路边大睡,旁边倒着他的自行车
午休后上班,他居然还在那,只是他已经醒了,开始大声骂街
同时地上也多了一滩呕吐的秽物,不过下午时这一切就全部消失了
又是某日晚上,我骑车兜风回来,时间不早了,十点以后了
胡同路里是一箱被打翻的啤酒,酒和碎玻璃洒了一地
第二天上午骑车出发,我特地留意了,没错,也已早就清理干净了
困了,当年大学时候我既文艺又强迫症似的让自己利用困倦的片刻写最后的总结
现在浑身好像剩下的下坠感更多了
同时也更担心我的卧室的门被半夜去厕所的爸妈推开
然后被说一通,同时这些教训也会在第二天上午成为他们叫醒我的台词
现在,他们每天都会教训我了
我也无话可说,既然没有办法,便只好强迫自己去考那些东西了
他们问我想不想考,我不说话,你要是问我喜不喜欢
我是绝不会喜欢的,没有了所谓喜欢,便更无想不想一说
某天,老板的儿子来了,为发展人气,帮忙注册用户
于是我便有幸亲眼见到僵尸粉的产生
两位老板毕竟是中年人,他们在自己的场合、自己的年龄段的人群里
有他们的成功之处
但在网络里越来越倾向娱乐至死、如文革般全民狂欢的青少年网民的世界
他们显然不清楚、不愿了解、并表示批判
老板说,“现在的孩子,只知道玩,自己家乡的事情,发展的怎么样,越来越不关心”
当然了,这些不好玩,起码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这些和自己没有关系
我在心里如是说
明天要写的记一下: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今晚在听贝多芬的晚期巨作《大赋格》,我一直都想仔细感受一下这个作品
现只有意大利四重奏团演奏的版本
想听大弦乐队的厚重音色,虽然听过富特文格勒二战时期的大乐队版,可惜音质太差
yozm
yoz啊,写日记真好,要不是被偷看恼羞成怒撕掉发誓不再写了,现在也不会写不下去,词不达意流水帐得自己也不敢看了。惟有流水帐着,也许坚持一段时间会提高吧!看到你写我有动力了哈!共同进步!2011-07-09 17:07:51
lucifer
加百列yoz日记不是给别人看的,不想被偷看那就保护好,我发出来持的也是种谁爱看谁看的无所谓态度,万事开头难,写写日记也是,再多坚持一阵也许你就发现其中的妙处了2011-07-10 00:2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