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
lyf

我始终难以接受--我已经失去了你。我始终无法忘记--那样伤痛的回忆。我始终无法释怀--他们所做的那些。我选择原谅、我选择表面上像是没发生过什么的和他们接触。有时候,我像是带了面具的另一个我。心理难受极了,可是却还是挂着笑脸。也许这些只是要丰富我的情感,我的经验。我依然乐观,我依然执著,我依然伤感,我依然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