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chester
manchester

明天

她就躺在那,睡着了.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的最后一天,她独自睡觉,我被关在卧室外边.惯常的呼噜声并没有想起,或许是在装睡,我站在门口看了一会,轻轻带上门出来了.心里却还想着那张床,我有好几天没睡在那上面了.
我并不想独自等待零点的钟声响起,然而现在看来这已经必然会成为事实,这一天又与其他的日子有何不同?实际上只是我想念那张床,想念那张床上躺着的大字形.
我也早点睡,就能在睡梦中错过那钟声了,我不需要钟声,时间无涯,我们只是时间的一小段,打算标记时间,实在是不自量力.
去睡吧,醒了就是新的一天,一切又都会变好的.
希望明天是给力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