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re
meere

用牙齿可开果皮的时候,那股原本淡淡清新为到冲破一个临界点开始逐步在嘴里扩散开,味道逐渐变得浓郁。随着慢慢地嚼碎,果汁放肆的在舌尖上溅开,绝对野蛮又狂暴的掠过干枯味蕾。果肉中的每一个细小的颗粒都在争先恐后地开裂,释放出更多更多苹果的味道。果皮果肉被切割成很小的碎片在齿间游移,味道就更冲击波一样传向嘴中每一个角落,苹果的清香伴随着果汁滑向喉咙深处。(摘自——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看完这一段突然好想吃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