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ohana
menohana

2014/09/02

觉得每天写日记的人都很伟大,我戴着矫正器松弛着下巴,想了半天想不出能写出个什么东西来。我执着地想听不现实的人们的故事,融化风吹又干涸,囚禁着未睡的生命,铺成一层又一层的化石。偶尔在梦里潜入深海,尽兴到海水流进肺里才醒来,紧缩又吃力的第一口呼吸,让期待延续到未了的下回。

怀抱里缤纷的喜欢,它时而像庞大的鲸,时而如渺小的尘,时而合适地安静,时而穿过雨和叶轻柔地沙沙作响。我钟爱它的每一种颜色,好摸到发指,它一直和我一起,想把它带进坟墓里。

这些都是不矛盾的,不想在路上摸得到的墙上涂油漆,放感情的沉重的水桶都倒掉,因猫飞快地掠过而短暂逗留,和朋友们愉快地生活。

而后下一章又下一章的结尾这么写,我回了简陋的城,这即是我的城。没有兵器的骑士,没有盔甲的卫兵,不败的花,缭乱的花,这里仿佛没有其他人,当太阳把炽热奉献给月亮,他们将再度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