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yv
miaoyv

我家女兒偷藏著母子相姦的A書……

妈妈「女儿!我家女儿好恐怖!」(抖抖抖

女儿「误会!这是一场误会!」

妈妈「要被女儿强暴了!」(抖抖抖

女儿「不要说了!」

女儿「你、你误会了啦!」

妈妈「真的吗……?」

女儿「嗯」

妈妈「这麼说那本书不是你买的?」

女儿「呃、该怎麼说、书是我买的没错……」

妈妈「强暴喔!要被女儿强暴了」抖抖抖

女儿「没、没有啦!」

妈妈「那个、你年纪也不小了、妈妈是不会否定你对那种事情有兴趣的。」胆战心惊

女儿「……嗯。」

妈妈「就算你会看那种书,我也不觉得是坏事……」坐立难安

女儿「……那个、妈妈。」

妈妈「干、干嘛!?」向后跳

女儿「你、你为什麼要跟我保持距离?」

妈妈「因为很恐怖呀!会被强暴呀!」抖抖抖

女儿「别说了!」

妈妈「要被用重口味的方式强暴了!」

女儿「我才不会那麼做呢!」

妈妈「要被躺在平常夫妇用的床上『这会让你想起平常跟爸爸**的情景吧……?』一边如此说著一边强暴了!」

女儿「不要截选!不要从刚刚的书里截选台词呀!」

妈妈「你打算用母子**作品里特有的变态台词羞辱我对吧!」

女儿「才不会呢!别说了!」

妈妈「你打算一边说著『让我回到妈妈的体内』这样的台词一边强暴我对不对!」

女儿「不要截选!也不要念出来!」

妈妈「我家女儿的口味越来越重了……!」

妈妈「总之,你打算对我玩一些重口味的对不对……?」

女儿「才没有!是你误会了!」

妈妈「难、难道口味还不够重……?」

女儿「才不是!而且妈妈你刚刚比喻的桥段在母子**作品里根本还不算重口味!」

妈妈「……啥?」

女儿「……啊。」

妈妈「……那、那种程度只算的上是基础?」

女儿「没什麼!忘了刚刚说的!」

妈妈「老实说,我还以为我刚刚截选的口味已经够重了……」

女儿「听我说!刚刚的是我口误了!」

妈妈「那种程度已经无法满足你了……?」

女儿「别说了!」

妈妈「女儿离我越来越远了……」

女儿「越来越远的是妈妈吧…你看你跟我保持的距离……」

妈妈「谁、谁叫你想强暴我……」

女儿「才不想呢!」

妈妈「是养育方法错了吗……难道我不知不觉的让你感到寂寞了……」

女儿「不要感受沉重的责任呀!」

妈妈「亏我还用母奶把你养大……」

女儿「我不想听到!那是思春期的孩子最不想听到的事实!」

妈妈「不,不过就你来看,难道母乳也是兴奋点之一?」

女儿「快住手!不要探测我的嗜好!」

妈妈「可、可是刚刚我提的对你来说都还只是基础不是?」

女儿「是我说错了!刚刚的不算!」

妈妈「这麼说母乳也只好拿来作为那方面的需求了…?」

女儿「怎麼突然配合起来了!?你刚刚不是还在担心会被强暴吗!?」

妈妈「我、我想说抵抗的话下场会更惨……」

女儿「原、原来如此!不对,我才没那种打算呢!」

妈妈「那、那麼你面对面跟我发誓……」

女儿「发什麼誓?」

妈妈「『我没有打算强暴自己的母亲、也没有过这种念头』」

女儿「这是哪门子的宣示!?」

妈妈「你不讲出来我就没办法相信!我没有办法跟禽兽住在一起!」

女儿「不要叫我禽兽!」

妈妈「总、总之你发誓的话,我就能安心许多……」

女儿「……嗯~……」

妈妈「你、你果然没办法违背良心发假誓吗?」抖抖抖

女儿「才不是假誓!」

妈妈「没关系!因为妈妈并不想让你当一个说谎的孩子!」

女儿「不要在这种时候发挥母爱!」

妈妈「与其让你说谎圆场、妈妈宁可正面配合你的嗜好!」

女儿「我愿意发誓!我愿意发誓拜托你不要把话越说越严重!」

女儿「呃、内容是什麼……『我没有』……」

妈妈「『我没有打算强暴自己的母亲』

女儿「对、对对。『我没有打算强暴自己的』……」

妈妈「……你、你怎麼了?」抖抖抖

女儿「那、那个、以防万一,以防万一确认一下喔?」

妈妈「什、什麼?」

女儿「怎样的范围以内开始算『强暴』……?」

妈妈「!!」

女儿「以防万一而已啦!!」

妈妈「你、你的意思是根据标准范围你会对我……」

女儿「只是确认一下而已!搞不好两个人的认知差很多呀!」

妈妈「根据范围你可能会越界?」

女儿「所以我说只是确认一下!」

妈妈「说、说的也是,毕竟你的标准比较那个。」

女儿「不要说我那个。」

女儿「呃-,那麼让我们来交互确认好吗?」

妈妈「嗯、嗯。也就是说如果这里的『强暴』范围订的越广……」

女儿「……嗯。」

妈妈「就会提升你无法发誓的可能性。」

女儿「我想应该大概可能绝对没问题啦!!」

妈妈「说的也是!」

女儿「那麼,开始制定『强暴』的标准!」

妈妈「首先是『亲吻』!」

女儿「啥!?」

妈妈「啥!?」

女儿「暂停!暂停一下!」

妈妈「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

女儿「不恐怖!这很普通吧!亲人之间本来就会亲吻呀!」

妈妈「才不会才不会才不会好恐怖好恐怖」

女儿「不是在说我会不会这麼做喔!?我指的是一般人!就一般标准来说亲人之间的亲吻是很正常的!」

妈妈「才不会呢……」

女儿「我说的是嘴对嘴的吻喔?不是『下面的嘴对嘴』那种的喔?
所以我才认为没问题的呀!」

妈妈「这还用解释吗……如果你的标准是后者的话,我就真的要跟你绝缘了……」

妈妈「那个,照这标准订亲吻的话你会越界咯?没关系你不用回答。」

女儿(天大的耻辱……)

妈妈「嗯~……我看,我老实问你好了……怎、怎样的标准可以让你发誓?」

女儿「……蛤ー?」

妈妈「给、给你订标准就好了。听了你的答覆我再来应对。」

女儿「……好、好吧…」

(五分后)

女儿「……」

妈妈「……」噗通噗通

女儿「……那个,」

妈妈「咿!?」惊吓

女儿「何、何必害怕成这样!」

妈妈「对、对不起。我只是吓一跳而已,对不起,不要强暴我喔?」

女儿「别说了!」

妈妈「……应该说,看你可以这麼想久就代表已经没救……」

女儿「我会说的!我现在就说!」

女儿「那、那个呀……」

妈妈「你尽管说吧!来吧!」

女儿「那个……」

妈妈「你说什麼我都不会被你吓到的!」

女儿「呃ー……大概,不管订什麼标准都没办法……」

妈妈「咦。」

女儿「因为、人家、就是想嘛……」

妈妈「呜哇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你来真的!!!」

女儿「对、对不起-! 可是人家就是想嘛!!」

妈妈「打从一开始就对了嘛!!我一开始的反应就是正确的嘛啊啊啊!!!!」

女儿「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可是我超想对你玩刚刚那些变态台词的!」

妈妈「我又没有问你这个!!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

女儿「嘘、安静一点!! 你想要我强暴你吗!?」

妈妈「露出本性了!!!」

妈妈「双亲的寝室PLAY呢?」

女儿「基本」

妈妈「胎内念做?」

女儿「体内」

妈妈「母乳呢?」

女儿「最棒」

妈妈「背徳感是?」

女儿「正义」

妈妈「好恐怖! 我家女儿好恐怖!」

女儿「吵、吵死了! 你想被我用内衣塞嘴巴吗!?」

妈妈「那是什麼鬼!?」

女儿「很常见的玩法!」

妈妈「很常见吗!?」

女儿「我想让你戴著各种装备来参观学校!」

妈妈「你突然说起什麼!?」

女儿「抱、抱歉,我想说已经不用忍耐了就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妈妈「好恐怖! 没想到你心里有这种期许!!」

女儿「我想要在妈妈跟老师做家庭访问时玩弄遥控器!」

妈妈「别说了好恐怖!」

女儿「而且这种时候老师一定都在夸奖女儿!」

妈妈「详细的设定好恐怖!」

女儿「呜啊啊啊啊啊愿望涌出来了!!」

妈妈「冷静下来! 已经够了!」

女儿「我想要在家人看不到的死角亲吻!」

女儿「我想要在妈妈跟邻居讲电话从时后面揉胸!」

女儿「我想要跟家人一起洗澡!」

妈妈「最后一个明明很正常被你说出来就变的好恐怖!」

女儿「反正就是这样,以后请多指教!」

妈妈「指教什麼?」

女儿「……那、那麼我要去睡觉了!我先去睡了!」

妈妈「在这种情形下去睡觉好恐怖!你到底要我指教什麼?」

女儿「晚安!」逃走

妈妈「这下怎麼办……他明天绝对会采取什麼行动……」
妈妈「讨厌啦真的好恐怖喔……」
妈妈「我干嘛要找到那本书……」
妈妈「我要怎麼跟其他家人谈这件事呀……也没办法说……这麼稀有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