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vii
mmmvii

Dreams

这是这几天唯一想要一直听的一首歌,是Nujabes死后其他DJ向他致敬的专辑之中的一首。整首其实只有5个音组成的一句而已,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动听。突然想到胜浩父亲去世的那天,发了疯一样地听Portishead那首Roads,不停地听,不知道为何听到那轻轻的前奏就已经有了情绪,那首歌那样的适合葬礼,适合那时刻最难过的心情。



爷爷去世的时候难过了很久很久,直到上了大半年以后上了高中仍然很难走出那种情绪。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感觉死亡,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是想到就难以抑制地恸哭。并非是情绪的宣泄,就只是伤心和悲痛,那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挽回的悲痛。失去一样东西,按照价格高低和感情的深浅可以难过不同的时间,而失去至亲就只有无尽的悲痛,因为你不能以别的方式感知死亡,唯有以这种方式,如此真切地明白何为永远失去。



突然间好像也是有一只脚踏进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一道门一样,突然间变成了和世界上另外一些人完全不同的人,就好像是在哈利波特里,目睹死亡的人才可以看见夜骐。但是这个代价如此沉重,无法不去相信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而在之后的路途里,因为这件事的发生,渐渐不能去笃信之前一直笃信的东西,就好像人们总是说,死去的人会在你身边守护你,而当你真正历经,你就只知道这个人永远退出了你的世界。无论原来是以怎样的联系存在,现在都已经成了过去。



那夜我也是同样难过,我无法入睡,我想象着你也无法成眠。我还记得头七,但是已经记不得后面了。就像行驶在大海上的船,随波逐流,茫茫之间不知何时靠岸。



也有人曾与我相约,要一起去阿根廷国境最南端看大陆尽头的灯塔,看伊瓜苏瀑布,阿根廷探戈,乌斯怀亚白墙蓝顶的小房子,可是后来她有了交往的男友,将这个约定换成了他人。



也许就是因为本身就不存在什么永远,所以我们才勇于约定誓言吧,因为不可兑现,所以开下的空头支票。可如今我们都已经历了永远,那是世间最为逼近永久的一扇门,跨过那扇门另一端就是永远,永远失去,永不再回来。主是否也在另一端等我们去朝见?事情一直是这样,不到自己踏进那扇门的时候,就不会知道事情的本原。幻觉与现实太过交杂,真的让我难以分辨。



时间总是线性发展的,无论情感和事实如何螺旋状轮回,还是有东西在不停地改变。我一直无法忘记那句话,仿佛是过了很多年,终于懂了它的真正含义,却无法言说。



“没有什么是不会改变的,你,我,任何人。

J的体温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这长达十年的慢舞终于就要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