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vii
mmmvii

脏话2

心里的不甘愿就像当初知道she去了威敏一样吧。
当初想去HK的时候,话才刚出口,就接到的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总在为这个东西是伤心,为它介意,我是真的介意,从小到大,是啊,可能因为真的穷吧。
生尔为其所累,何其蠢。
可我虽然总是说,我最在意的是自己,但终究是无法摆脱别人的感受。我真的好笨,笨到一直都这样活着,活得不如针尖大小。说出去的话,最后刺伤自己。
无所谓,反正我也已经习惯了。又还有什么能比习惯更糟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