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vii
mmmvii

流水的事2

昨天去参加NYU SH的奠基仪式,在陆家嘴,大巴车经过金茂底下的时候抬头向上看,那么高的大楼,那么高那么高,头抬到最高还是看不到顶,每一扇钢化玻璃都反射着高级精英的逼人气息,还有浦东宽阔的大马路,一江之隔简直是两个世界。



这才是真正的上海吧,不是我生活了五年的地方,不是那个脏乱的桂巷路,兰州拉面店,卖活鸡活鱼的菜市场,最繁华的地方有一个电影院,一个必胜客。我搞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上海人的上海?



我只是在经过的那一刹那间,突然感受到一种大城市的气息,这种气息压倒了我,让我低矮惭愧,让我无法言语,但是又打动了我。那一刹那间,仿佛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从我面前经过,而我置身于遥远的星球,窥探着这颗星球的生活。



那是生活,在某个高级剧院二楼的小阁楼里,朝车水马龙的立交桥开的小窗,挂着内衣裤,脸盆和水龙头,生活如此真实地暴露在眼前。这是人间才能看到的生活。橘红色的高层公寓,阳台朝外整齐地搭造着一批批晾衣杆组合,你似乎可以想象,里面住着的人家用怎样的冰箱,怎样的炉灶,怎样的桌椅,怎样聊天,看电视。这才是属于上海人的上海。这才是我最喜欢的上海。而不是一个被入侵了的,布满了不属于生活的孔洞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