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exizer
moexizer

冷兵器

——致谭作人


当尸骸遍野
你向人世间低头
你从来不是国
家的敌人
你只是一个囚徒

当年轻的灵魂在午夜游荡
当憔悴的妻子无法触摸你的身体

这个冰冷的冰冷的冰冷的世上
你怎能逾越这死生的墙
这是最好的时代
谁能阻挡你的自由
你是否抬头望见

光明亮得伤心

向世界伸出卑微的双手
向人世间深深低头
这是我们无声的祈求
给你走遍
黑夜的自由
你象三十年前新鲜的革命口号
在世界每一个隐秘的角落游荡
如果我们在世上继续醉
生梦死
这是否会让你感到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