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611
momo611

在生活中我总会和固执地区分一些概念,比如我从来不会把“回寝室”说成是“回家”,不会把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称作“朋友”。自从大学毕业以后,一些同学就跟我说过,以后很难找到像以前那么关系亲密的人了。如今毕业近两年,好像真正进入我生活的人并没有增多,失去的反而增加了、

xifan
分岔momo我從不把“同學”說成“朋友”= =2012-05-18 15:2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