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chtsuame
nachtsuame

祭日刚过,心情不好,写点儿什么。。。

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姥姥第一次生病,嗯,癌症。因为病变位置比较诡异,检查了好多次都没查出到底是哪儿,就知道一天天的姥姥都很难受,非常难受。偏偏姥姥是那种再难受都关着门自己面对墙躺着,不会哼哼唧唧的人,我又太小,意识不到问题严重性。

那会儿我隔天上游泳班,放学之后再杀到地坛体育馆,大夏天的谁不爱玩儿水,就跟打了鸡血的似的,回家吃口东西就跑。也不知道为啥有一天姥姥突然就把我带到厨房,要教我煎鸡蛋,没啥特别的交代,只说了 “姥姥身体不好,如果有一天没人照顾你,你自己要会照顾自己。”【你可以不做,但不能不会】这条贯穿我三观至今的定律,应该就是在那会儿跟我脑子里有了雏形。

初中之后对于某些生活技能以及思维方式的培养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万幸姥姥最后还是被治愈了,当然修养期很长,虽然请了阿姨来,但该学该弄的我还是跟着干一些,就算没人强迫,我也觉得学学挺好,毕竟多一样儿本事就少求人一次-----好吧大概那会儿我还是没这个觉悟的,应该是觉得擀擀饺子皮也比写作业有意思。姥姥还是那样儿,我想学啥就教,干不好没关系,只要没到让我折腾到家里人都不能按点儿吃饭的份儿上,随我去。

癌症复发是我高中的时候,纵然我已经觉得自己自理能力挺NB了,可跟家里其他人比,跟现在的我比,毕竟渣渣。。。但好歹我也不算是帮倒忙的那一列,何况家里还有那-----么多人可以腾出手来照顾我,我不要脸点儿的说,自己也算是个省事儿的。

后来我出国的第三个月姥姥去世,家里没敢告诉我,回家的机票是22号,比那一天晚了那么半个月。现在想想大概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儿,就是在自己终于能聊懂看懂一些事儿的时候,姥姥已经不能继续在我身边“言传身教”了。。。我每年去扫墓的时候都犯愁,总说自己跟姥姥聊的太少,小时候除了二逼兮兮的听故事,P都不懂。可是母上有一次笑嘻嘻的跟我说【你都不知道有的时候你的行事作风多像你姥姥,有的时候感觉你比我还像我妈。】血缘的力量吧,我听完哭成傻逼。

写出来也没啥中心思想,就是觉得年年都在祭日哭太没劲了。以后不如换一下,换成庆幸自己有这么一个教会我那------么多,在我三观的世界里驰骋至今的姥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