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enie
nienie

面对一场真爱情,我不能让其毁了。怎么有人会这样去忍心贱踏他人的真爱情呢?以一个上帝的身份,好像能够陪他几天,算是很大的恩惠似的!!!是幼稚,还是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