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ellen
paraellen

breath me

晚上吃了一整碗牛腩饭,牛肉很香,米饭很软。又喝了大半碗滚烫的紫菜汤,热气直冲心扉。以为终于积攒了面对冰寒的力量,然而出门走了两步,大风呼呼地刮过来,细雨不疾不徐地下着,把这积攒了一顿饭的热量冲的无影无踪。 


多像我的生活。每天,每天早上,拎着暖风机去洗漱,穿上两件衬衣,两件毛衣,裙子,落雪也能穿的打底裤,厚袜子,长筒靴,把羽绒服的两层拉链拉到最头,带上发带,围上三斤重的围巾,带上圣诞帽,放一首激情澎湃的歌,深呼吸,这样才能走出门口。

而携带着这么厚鼓鼓沉甸甸的热量的我,往往只用一两个小时,就被负能量彻底打败,溺毙在冰冷,黑暗,无处言说的情绪深渊里。

多么渺小而无能的我啊。多么无能而愚蠢的我啊。

多么渺小而无能的我啊。多么无能而愚蠢的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