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ellen
paraellen

闲了就话多

说不怀念过去是假的。除了高二和大一,年年都羡慕之前一年。过日子的时候总觉得糟透了,咬牙挺过去了才知道只会越来越糟。


说想回到过去绝对是在骗人。六点半的公交车,墨绿色的羽绒服,捏着鼻子喝下去的牛奶,铺天盖地的卷子。或是看一天的泰国阅读,永远做不好的bilingal journal,凌晨三点还在改report,在图书馆的桌子上睡到不省人事。


人说时间洗涤一切,留下的全是好回忆。可见时间大概没对我这自作多情的恋旧多几分怜悯,怎么我能记得的全是寒冷和黑暗。


当我们收腹屏息,一双热切的双眼越过奔流不息的岁月长河投向那其中闪烁着的点点光辉时,我们总是那么的矫情,仿佛一句“想当年啊……”就能为自己增添几分岁月的忧伤,几分侠影神秘。事实理当如此?当然不。好汉不提当年勇,这是实话,大实话。活在当下是人们永远学不会的道理,一如那句“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他们从历史中无法学到任何教训”。


在这样一个惶恐的,同时闲的蛋疼的夜里,我依旧不想学习,不想关注选课,我并不快乐,更谈不上充实,我尽力呼吸,吸进的都是汽车尾气。


觉得很对不起爸爸妈妈。像一只肯德基的速生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