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ellen
paraellen

血书一个“虐”字

夏侯瑾轩房里那些字画和书籍被随手扔在角落里,皇甫卓蹲下身细细翻看,里面大多是精心收集的真迹,也有几幅他自己的杰作夹在其中。 

练字簿有一大捆,最上面的显然是小时候用的,字写得又大又歪,翻开,第一页全是他自己的名字。 

夏侯瑾轩。 

夏侯,夏侯。瑾轩,瑾轩。旁边有批注,瑾字太难写了。 

然后是四大世家的姓,写到皇甫时,还特地劈出一块空地来练皇甫卓的名字。 

皇甫卓,皇甫卓。批注是,二十四画,比我的简单多了。 

皇甫卓看着看着忽然觉得眼眶又酸又涨,赶紧往后翻,到中间时又忽然用一个名字涂了一整页。 

姜承。 

姜承是谁?皇甫卓下意识的去找批注,这回夏侯瑾轩出人意料的用蝇头小字记了一大笔。 

今日于折剑山庄中见到姜兄,果然一表人才老实稳重高大英俊心地善良。 

就是话少了点。 

但不该说的话偶尔也会说嘛。 

皇甫兄本来同他处得挺好,结果又闹别扭弄僵了。 

反正不是姜兄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