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ellen
paraellen

奇怪过去再不堪回首 
怀缅时时其实还有 
朋友你试过将我营救 
朋友你试过把我批斗 
无法再与你交心联手 
毕竟难得有过最佳损友

从前共你促膝把酒 
倾通宵都不够 
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 


命运决定了以后再没法聚头 
但说过去却那样厚 


问我有没有确实也没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非什么大仇 
为何旧知己在最后 
变不到老友 


不知你是我敌友已没法望透
 被推着走跟着生活流 
来年陌生的 
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生死之交当天不知罕有 
到你变节了至觉未够 


但是命运入面每个邂逅 
一起走到了某个路口 
是敌与是友各自也没有自由 
位置变了各有队友 


早知解散后各自有际遇作导游 
奇就奇在接受了各自有路走 
却没人像你让我眼泪背着流 
严重似情侣讲分手
有没有确实也没有 


不知你又有没有挂念这旧友 
或者自己早就想通透 
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总好于那日我没有 
没有遇过某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