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ellen
paraellen

初高中都特别喜欢的一篇文章,放过来缅怀一下青春。

44号

好些人问她为什么喜欢星际旅行,如此乐此不疲。 
她总是神秘笑笑,不回答。 
有什么是会一直被喜欢的呢? 
即使是习惯,也有改变的一天。 



迷上星际旅行前,她曾经喜欢许多东西。 
比如那种会唱歌的KT娃娃,还有实战型新款模拟游戏,还有绘画,还有许多其他的。 
最后她喜欢上旅行。 

其实她喜欢的也不是旅行,而是从地球到太阳系外第10号空间站的那段距离。 
因为她会经过那颗星星,那颗被淡紫色薄薄大气围绕的小行星。 
每次透过飞船舷窗看见它时,她总忍不住微笑一下,带着暧昧模糊的表情。又有小计谋得逞后的些微得意。 

火星人在攻打地球,月球基地遭受严重破坏,太阳黑子活动频繁…… 

这些都无法影响她行动之分毫。 

她在相对安全的控制区内工作,每日工作八小时,每周工作六天,每周日必定去买张昂贵的地球至10号站之间的往返机票。雷打不动,即使上头勒令加班也是一样。对于她来说,生活的全部意义就在于每周那一天,那短短数小时的往返行程,那惊鸿一瞥的淡紫色星球。 

战况尚未如今日般激烈时,她曾经被朋友拉去看过心理医生。专家说她这种执念并不少见,不用太过惊慌。如果她看到那颗星球能感受满足与平静,就无须刻意回避自己的需求。她点头听着,神秘的微笑。 

只有她知道为什么她必须看到那颗星球。 

那颗平平无奇的44号小行星。附属地球的编号星之一。那里有美丽的锰与钼。 

她喜欢的那个人曾经在那里。直到火星人洗劫44号星。 

44号星真是小,她乘飞船经过它时,它看起来不比篮球大多少。再远一些时,便仿如一合掌便能将它包在手心。真是漂亮的小东西。 

然而火星人并不要这颗星,他们只是直截了当的将已开采的矿藏抢走,并毁了那里唯一的研究站,当然包括研究站里的勘测研究人员。 

当然也包括他。 



她算是最简单的人,生活规律,身体健康。只除了看见他时会稍微出现心律不齐的症状。他的长相不算完美,因并未经由人工整治。然而她就喜欢自然的,就像她很喜欢看那些几世纪前的风光片。他说话很温和,工作很努力,待人很诚恳。这就很够了。 

她知道几世纪前人类怎样倾吐爱意,于是很直接的对他说非常喜欢。当时他被吓到似的瞪住她,支吾半天后匆匆离开,一句话也未回给她。后来朋友骂她傻,现今还有哪个人会这样大声宣布的?平白给对方压力。最多说句对你感觉不错就行了。女人哪能不矜持?再来,到如今这时代,喜欢和爱都是那么沉重的字眼,还有哪个会说?说出来就是添困扰,会把人家吓跑。 

她虽不觉得自己做错,但还是愿意改正。隔天去他的工作隔间亡羊补牢,结果人去楼空。打听时才知道是被紧急调令遣去44号星做总指挥。 

不是没试过的。用了通讯器联络上44号,要跟他说话。照着朋友教的才说了一句,他就在那边打断说收讯不良,改日再联络。她倒没觉察出那是他拒绝的规避,只固执的认为是自己辞不达意。 

后来再联络不到他。她没有防护衣,无法登陆44号。只好折中,看好路线,周周买票去10号站,为了经过44号时那一瞬的欣喜雀跃。自得其乐。 

然而每次她看见那颗淡紫色球体时,星眸璀璨,是谁都不忍惊扰的梦幻神情。 

无人忍心来向她提醒残酷真相。 



再后来,火星人侵入44号又离开的消息传来。据说研究站一共十三人,全军覆没。战后处理委员会派人登陆勘察,回消息说44号一片荒芜,只余了几处采到一半的锰矿钼矿。说起来火星人一直是胡搅一通后卷了资源走人,从不想长驻某地开采矿藏,专做等吃落地桃子的事,所以才被叫做星系强盗。 

全军覆没,意指无人生存。 

她听到时只呆了片刻,随即恢复正常表情。 

依旧周周去10号站,依旧看见44号时欣喜不已,依旧星眸璀璨。 

到后来,她的几个朋友想想,大概她没有那么喜欢他。倒也欣然接受这个结果,与她谈笑如常,只当她的生活里从未出现过一个他罢了。 

太阳黑子活动更频繁,月球基地损毁更严重,火星人加大火力猛攻地球。

控制区的保护罩被轰缺一角。人心惶惶。高级官员们整日焦头烂额,民众抱怨战争的愈演愈烈,妇孺痛哭着问这种动荡何时是个尽头。 

谁答得出? 

谁也答不出。 

但偌大个地球,不是没有杀手锏的。 

控制区里的巨大密室开启,里面是沉睡多年的铮铮死士。 

当然是死士,因他们没有选择的权利。在他们能做选择之前,一切为人类服务甚至赴死的程式早就输入在记忆芯片里,深深植根在铂铱合金的人造脑回路里。那是地球为了不时之需备下的最后防线,也可说是最后攻势。仿真型战斗机械人。 

那些机械人要做的,只是驾上充满压缩能源的飞船,朝火星舰队飞去,而后自爆。 

那是最有效的炸弹。 

她被分派去负责控制这些死士进攻总程序。检点数目时,一张张与人别无二致的面孔从眼前晃过,下一秒即模糊着被遗忘。 

精确的路线被规划好,刚刚输入完毕,火星舰队将控制区的天顶炸开巨洞。地动山摇。她稳住身子后站定在指挥室的巨大屏幕前,怔住。只恨站不成石像。 

她透过为首那只飞船的防护玻璃,看见里面人的身形。 

还有谁能比她更熟悉这身形? 

即便穿着异星制服,即便戴了头盔,她还是看得出。 

是他。 

也许他是在火星忍辱负重,只等此刻来绝地反攻,而后回奔地球? 

然而不是。第一个开火的是他。 

监视摄像头被毁坏,监视屏图象一片雪花,扫描线机械的在屏幕上滚动。 

心好象塌了一块,出现个空洞。 

脑海中浮现他卑躬屈膝求火星人饶过自己的丑陋画面。又甚或,为了取信于新主,他还下手杀害那其余十二人。 

想呕,呕不出任何东西。 

想哭,哭不出点滴眼泪。 



命令发送出去,机械人驾驶的飞船汇集成片,迎着火星舰队密集的炮火飞去。忽然间,最远处爆发一朵火花,接着是次远处,再接着是次次远处。衬着浩瀚星空,此起彼伏的烟花如此美丽。 

火星人面对这样的攻势也不慌乱,更多的火星战舰随后即来。仿真机械人再多,毕竟是有限数。 

然后紧急征用家用机械人。 

有小孩抱着机械保姆的脖子哭着喊着说不许,但还是被分开了。那些机械人的脸上,竟也有依依离情和丝丝悲伤。 

再然后,征用生化人。那是活生生的,与人更无二致的生物。 

再然后…… 

烟火和血花在天空飞舞,华彩绚烂。 

火星人终于也开始慌乱与退缩。 

地球的舰队坚定不移飞向前去。 

她也坚定不移飞向前去。 

她看到他惊慌着改变方向,只想逃离。她亦步亦趋。 

她想起从前,他对女性最是尊重,还时常泡好了咖啡请大家品尝。 

他对采矿规划最为在行,还有机械设计。说起时往往神采飞扬。 

他说再艰苦的工作都愿意做。 

他说他最最热爱自己的母星地球。 

有空出来喝茶。 

抱歉,收讯不良,改日再联络吧。 

她微微一笑,加速冲上前去,拇指按下红色按钮。 

一声叹息。 

他和她,同时碎成千万片。 

那些分子与原子们,混合交缠着,渐渐扩散在夜空里。 

扩散到不知名的广袤宇宙的角落。 

永恒寂寥。 

————

另外,找到了这个作者的专栏,好高兴:

http://sunsunplus.51.net/f1_auth.php?aid=31&id=6